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替罪男孩》作者:xxxggh【完结】(我生气了攻×享乐主义受)

查看: 1|回复: 1

[耽溺于美] 【首发】《替罪男孩》作者:xxxggh【完结】(我生气了攻×享乐主义受) [复制链接]

Rank: 4

签到天数: 86 天

[LV.6]常住居民II

金币
34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9-4-20 17:11:42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xxxggh 于 2019-4-21 09:00 编辑
. S) O3 `3 W$ }" v
3 J. ]2 I6 |: f! {0 k替罪男孩
$ F- D& L) i4 Z  m---1 E3 U, B( g: J. g- O* R' C/ V% G

* U9 N4 v/ H, r. y# x( j" y1 e灵感来源:9 古代英国王室的“替罪男孩”制度:由于教师无权惩罚王子,每当王子犯错,便会由“替罪男孩”代王子受到鞭打。替罪男孩可能出身高贵,也可能是弃婴或孤儿。最重要的一点是,替罪男孩必须和王子关系很好。(出处Lofter@你的铃堡:“道听途说的20条冷知识”); R0 }# s3 O8 n0 g8 c
*注:此处大背景lz半架空了一下,和英国王室无关% f' J: L- ~1 X+ u& `! P- K  j
% j4 b. K) v7 q( u' ^
他的呻吟高高低低,愉悦至极,长鞭所及之处皆是兴奋点,一旁的王子抱臂看着,忽然提起他的下巴吻上去。
) N- M' C, G5 h/ NMr. King高高扬起教鞭,尖端细而稍硬,擦过凌厉的弧线,落在王子的手背上不留痕迹。) ]$ A: [2 x7 [" u7 `
但那一瞬间,蛊鸣确实感受到了尖锐的疼痛。# f# Z1 ?0 f! c, x7 h6 R5 ?0 x
“请您遵守规定。”
# a9 s' ]9 H. j/ c! W, ?2 ~7 ]以媚上闻名的外国教师公事公办的冷淡声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让人厌恶。
1 b1 m5 Y$ L  \/ V3 o) {$ v( ]5 H蛊鸣举起双手,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 \; x" P; q
  {( Z7 Z1 Q) f: t+ d
虽然看不太出来,Mr. King确实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又开始一鞭鞭看似随意地惩罚起替罪的男孩,每一道都刻为深深的红痕,直到男孩不再放肆尖叫而是咬紧了皮椅套溢出闷热的哼声,他才住手。手指隔着手套皮层抓起男孩纤细的胳膊,“诺米,谁让你勃x的?”: I1 D0 J' w: b* v% i0 @
他的表述太直白,诺米的耳朵红了,他没说什么,手臂悄悄蹭滑到皮椅湿润的地方,下巴后收,长发落上睫毛,他不自主地甩了甩,露出一张五官如画的脸,每一笔都有东方水墨淡描的干净润泽,模样乖巧,但那双摄人的眼睛总是漫不经心地透出露骨调笑。
& X6 A) A3 }& G. G/ W/ G; L“还有,谁让你停下的?”, J5 E; u* N* y9 V1 I, E; A
“我听说,替罪这份活儿只要‘痛得叫出来’就好,我突然觉得那儿很舒服,就……不好意思了,”似乎是回忆起什么,诺米脸一红,动作明显地咽了口唾沫,看着粗鲁却生动灵现,雌雄难辨的脸此刻有如鲜花般活色生香,诱人染指,“你管我叫不叫呢,老师~”- T+ [& v2 Y0 u8 b" X2 X" g. o
诺米无籍无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干的还是这么一份看着“很不体面”的活儿,言行之间,似乎比蛊鸣还自在。但看似如此,实则不过一个替罪的,王子身矜肉贵打不得,他则卑微下贱死不足惜——空有放荡的灵魂没有享福的命,也没什么自不自在。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虽受苦受累,终究比奴隶有待遇,不至于无偿,以至连给自己下半生的保障也没有;再说了,做这种工作的诺米,却是“自由”的,这多令人羡慕呐。虽说这份自由很可笑地拜这份工作十分受欢迎所赐,什么时候你不想干了干不了了都有人顶上,可对普遍没有太大的经济支配权、甚至没有收入来源,却背负随时累死人的苦役,出国等于叛逃重罪的百姓来说,这样的自由,已经是极为奢侈的了。
2 e, _- l0 Z1 H: b3 t$ U5 e- W6 \“我明白了,原来是我下手太轻,你还不够疼。”Mr. King慢条斯理地推了推眼镜,说话间又是数鞭,“这种力道如何?”
# }& |/ U& [/ w+ m$ d" ~疼得不得了。* E# A: ^% x8 m4 A# H
诺米舒爽地应声尖叫,“好疼,好疼啊老师……”( v4 V4 Y* u+ A0 f
蛊鸣在一旁看着,从架子上取下另一支鞭子,那是一支马鞭,用法效果和教鞭都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似乎是在向谁挑衅。他狠狠地抽了诺米的手臂一下,熟悉的呻吟终于使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老师,我帮你分担一点,累一累,就当受惩吧。”顿了一下,他又说,“这可没有什么禁令限制哦。”% v8 S' M$ [  p0 f
Mr. King看了他一眼,蛊鸣笑盈盈地回视,金发教师又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诺米,不动声色地无奈,“可以。”
+ H- N( D4 B/ X2 C5 y6 t“哇啊,皿皿不要,我会身寸的!”
% x7 y, u3 M" z' ^4 G, T/ W  [& K“谁让你对着老师还一副舒服得不行的样子,我不高兴了。”
: S8 c0 }3 W" A6 S" y( W7 `蛊鸣的手,背部脉络舒张,掌心是养尊处优的细腻平滑,却也算得上半个练家子,下鞭的架势力道,和他那副少年身材怎么看怎么不搭。; F: `! y5 R" G$ r' _0 V( @

! ~0 [; _; U, l8 |他最清楚怎么让诺米舒服了。& P& i3 v4 R8 C' I% J: U

- D8 Q  ~; g6 @" F  w% x“Mr. King,自立为王——好嚣张。”
& g+ ?8 t# i6 L& Y% u2 L“也就国王不在意,还让他骑到头上去。”9 A! f3 A8 x, A/ p% E" E
诺米仔细看着给他缠绷带的蛊鸣,突然瘪嘴,“你下手可真是毫不留情啊。”
+ [! |( m+ m* G- W“你叫得也很卖力啊。”4 h+ z" Q9 w2 }5 ~- ~4 \1 B6 f
“因为,很舒服嘛~”
+ S% z- n, p2 X8 F“谁来都这么舒服?”
8 `6 u$ }% f2 V  i8 P“当然不是了,他打我我都没身寸过。”
* C- l8 D4 U7 o5 j7 u" ~“没身寸勃x就可以?”
. @6 ?6 h! [4 Q# e6 d3 O9 `" A“我这不是,演戏嘛……”7 u6 W5 V2 @. C: _# w* i
“如果让我发现你不是,你会更舒服。”蛊鸣似乎天生就适合笑着,无论是高兴的笑,还是不高兴的笑,都令人沉醉。% q4 X* t2 |' I, E; _: x- m
诺米不争气地吞了口干干的唾沫,“我怎么会骗你呢,我最爱你了,皿皿。”8 ?, [5 X4 z6 Q- l. r
他像过往无数次那样伸手索要拥抱,然后嘴唇张合,接纳对方饥饿的啃咬,犬齿不甘示弱地刺入亲密无间的狭缝最脆弱的皮肉,诱发洪水猛兽般的报复。+ E* |1 B  L% f+ i0 L

3 d: `9 C3 ~, d9 V. K" C7 v3 m4 d“老师,你看,他又打我又咬我又搞我,真的好疼啊。”1 D( b1 J6 R8 ~2 J- {0 Q' ~# o
“你忍忍,这毕竟是你最擅长的了。”1 {+ |, Z7 k5 z$ J7 i, w$ C
“哇!什么叫最擅长,好失礼!”
6 m3 |& n8 W- R: k1 B5 h“好好,这份工作只有你做得来。知道你每次想要让他吐出一点家族内部消息都不容易,组织已经准备给你颁发‘先进个人’了。”
' J) o8 u6 ?2 J) T3 ^“这还差不多,诶你们的部署好了没有啊。”; a6 C! C, [9 Q; T1 G+ I: E, J( u
“快了,国王已经把军令交给了我,各部门也基本架空,不出一月,我们就能让这个国家改名换姓。”
# u! H$ h: L  U. q“嗯~改名换姓嘛……那蛊鸣呢?不姓蛊 要姓什么?”7 E+ Q3 l. A0 g1 Y# u7 U  G/ v4 v5 m
“我觉得他会很想姓诺。”
% ^9 g# L* d5 _$ C$ L, l4 U. I“哈哈哈,老师你又开我玩笑,真讨厌~”
" I0 n) \' f" {“你真觉得我在开玩笑?”King看着诺米,他的蓝眼睛认真注视他人的时候有如深渊,看一眼仿佛就会喘不过气来。$ ]$ W- v5 {6 G. G
“不然呢?”诺米却不吃这个,他笑盈盈地摸了一把King的脸颊,“老师你真好看,约吗?”+ I' H" f! `; {5 r; B7 w" \
“不约。”
9 I! w7 W* r, s; g# P9 I" ]% d- {' C; I% I
后来,兵荒马乱,“和平”年代仿佛一夜之间荡平,可又仿佛迎来了新生。  u& g/ s9 H$ l. Z% D' z9 _2 _
叛乱分子一剑砍断象征权力的旗杆后宣布“大赦”:全民不再服役,然为了大家都有粮吃,国家会给农民牧民付钱,收入来源是“无名”组织的基金,由多年来解放世界各国后获赠的捐款,及在各国产业的股份等构成。如果不想种地放牛,也可以投入工业生产,组织派人亲自教授,投资管理,协助运作。总之,只要肯劳动的国民,就有饭吃,就是在新法下“自由”的。
' @2 z+ }) w) _6 e7 M% J' t7 }* I, `( \+ n6 \4 `8 A$ [
这天夜里,诺米去看望了阶下囚蛊鸣。+ w  y0 {. @. G* p& H4 i; k
他还是那样,就算坐在牢房里,也能悠闲地品茶,优雅大方,比他这个探监的还自在。
& y! {/ p& v  |& w, w+ ^“我一直以为你是我们的头儿呢,结果原来玩真的,我们一直都是敌人诶。”8 K2 B" G; T2 [6 A$ ^8 y
蛊鸣耸耸肩,“虽然我讨厌国王,但我毕竟是他儿子。”
, U( |: S3 N& ]“你想不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诺米的手指从身后勾起一个布包的带子,那包鼓鼓囊囊的,蛊鸣看呆了一瞬。
- \# A  u1 S$ ^4 M5 j+ Y“诺米?”
4 Y: n( e3 [5 c* n/ {: G被叫到的人应声行了个不正经的礼,三两下撬开锁,猛地拉开铁门,然后,像那天他被King惩戒时,蛊鸣所做的那样,挑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5 Y# `. C$ o; J+ L6 Y$ @
深深地。
1 }) P) q# A3 L2 ]2 F& G" @5 R1 ?( _
而后两人亡命天涯,直接把King气吐血,诺米是他的得意门生,无论是体术、学识,还是魅力、气质,皆为一流,他损失了一员重将。
: ?, `6 @: G+ x' V* w% N1 r, W
* z+ q7 y$ y5 T8 s) `1 ]: r. O今天,离King统治世界依旧还有4743天。
& g2 [5 l5 K9 w
# y3 s2 [; B) n其实,我是你头儿。
3 o5 _# C  x$ r0 k0 M2 j: _诶?& o; M2 A: ~- T1 ?( T7 E: i( p/ P
不过上上任国王是我的头儿。他觉得我这个上任国王的儿子看哪哪不顺眼,还抢了他其他儿子的活儿干——就那个军令,是因为我去找国王,你老师才拿到的。就把我扔监狱了。" C) d* P% f  b9 E7 }( G
这么说,没多久你就能出来了?' y5 {' {3 V# G# @7 ^
是啊。) n: D* o2 h1 F2 h' U
我现在反悔还算数吗。
( t, C& |8 c5 A7 Z) W+ C不算。
3 M8 u+ p9 p$ V4 k2 A( Y——你一辈子都是我,的。
7 W6 m& |  J; S诶???唉,那我就勉勉强强接受你的一辈子吧。
. k* u8 L6 U# J+ V1 G4 X' {- {
# V: a# h& M/ c* a0 G, o. E不对啊!你拓麻知道我们是一路的还下那么狠劲搞我!
7 O+ x, o" J" t' Y谁让你背着我和那么多人搞过。
3 o+ ^/ _8 u0 K. v  V! b8 _……这,这不是我还没认识你吗……而且组织命令必须服从……
9 m8 Y, a% l7 X8 i其实你爽得不行吧。* O& G0 ~  e5 @) q" B4 t
嘿嘿……
9 @" y1 [3 L$ `) @7 O我生气了。
6 B1 R5 J; w, I( T- d诶?唔……- L* L5 T; n) W/ b1 r/ z/ e
* O0 m5 X# B! C# w
后来,环游世界一周的蛊诺两人推进势力,逐步吞并“无名”组织,所到之处,“替罪男孩”不再被趋之若鹜,渐渐地,消失于历史洪流。5 H  N, i: h: V) r9 T! S2 @
King培养的下一任诺米,也被蛊诺拐了当儿子,改名未来,寓意希望。
; R3 Z/ T* x8 @! O4 `
" L+ ~0 Y9 U7 V' `1 d$ Y8 E- Z4 W今天,距离世界和平还有???天。
: j' j+ y$ S$ `; Y4 D7 y4 z% h6 h5 P' h
End
' ?# k" {3 S% Z1 d3 Q  q. F/ z' Z0 O
(正文2649字)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1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9-4-26 15:21:54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万万没想到啊,这个结果
http://www.iis7.com/a/lm/vpsdq/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