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4/09/02出版】《擒王为夫(上、下)》作者:海青拿天鹅

查看: 25|回复: 25

[言情预告] 【2014/09/02出版】《擒王为夫(上、下)》作者:海青拿天鹅   [复制链接]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签到天数: 180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金币
338591 枚
威望
2139 点
好评
22 点
爱心值
15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278 点
帖子
16001
精华
3

版主勋章 魅力版主勋章 书香宝贝勋章 书香爱好者勋章 活动之星勋章 叱咤风云勋章 优秀会员勋章 活跃分子勋章 风雨同舟勋章 贡献大使勋章 富翁勋章 发帖达人勋章 鲜花大使勋章 臭蛋大使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马 园丁 虫虫 攻德无量 万受无疆 才子 佳人 预告大师勋章 鬼话连篇勋章 博闻强识勋章 妙手丹青勋章 骨灰玩家 电脑大师勋章 成双成对勋章 小鸡 NONO勋章 大笑勋章 黑猫勋章 圣诞帽勋章 小冰棍勋章 小团子勋章 阿狸勋章 十周年 顶级会员勋章 蝴蝶勋章 大白菜勋章 美女勋章 福字勋章 红冠勋章 小白猫勋章 签到勋章 揉脸猫勋章 土财主勋章 花团勋章 肥星星勋章 帅哥勋章 猫咪老师勋章 熊熊勋章 萌萌小企鹅勋章 熊猫飞吻勋章 爱心熊勋章 国宝勋章 小死神

鲜花(6791) 鸡蛋(3)
发表于 2014-9-2 21:43:59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书       名:擒王为夫《上》
作       者:海青拿天鹅
书       系:点点爱AL406
出版日期:2014/09/02

【文案】
身为朔北王,当朝最有权势的藩王,萧元煜不是什麽纯情不知世事的少年,
他见过的女子成千上万,什麽样的美人不曾见识过,女子在他面前展露娇羞,
他见得多了也从不曾流连驻足。更不用说眼前女扮男装的夏初华才十几岁,
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被他这样英俊又高贵的男子拥在怀裡,
面红耳赤是再正常不过的。只是这一回,曾经不羁、曾经傲慢,
曾经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萧元煜却动了心思,
不知脾气火爆又任性的夏初华,她……有没有那麽一点可能,会喜欢上自己?


书       名:擒王为夫《下》
作       者:海青拿天鹅
书       系:点点爱AL407
出版日期:2014/09/02

【文案】
夏初华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萧元煜的时候,他刚从战场杀出来,
煞气凛凛,教人生畏,但他却笑得很好看。
他看上她又如何,喜欢她的人可海了去了,而且他得罪过她,
这仇她可是记上的,就算他长得一表人才、风采翩翩,
她也不会对他见色起意。
可做了二回柳下惠的萧元煜,求亲不成,竟拉著她的手,伸往裤裆下面,
夏初华先愣了愣才发现,那裡有一样硬硬的物事杵在二人之间,
萧元煜无赖道:「就凭你看过它两回,我清白都没了,你不负责吗?」




【试阅】
正月过后,天气仍然寒冷,五原郡的边陲小城闻县仍然有积雪,城牆内外却已经搭起了脚手架,守城的军士和民夫忙忙碌碌地将老旧的城砖加固,等天气暖和以后再清理护城河的淤泥。
  城中行人车马来来往往,有乡下来赶集的民人、有倒换官文的商旅还有巡逻的军士,街道并不宽阔,却是熙熙攘攘,与内地的县邑无异。
  城北是兵营所在,将军府的前堂上,五原郡守刘拱不停地张望,好一会才看向一旁的主簿文钦,和气地说:「不知殿下平日何时起身?」
  文钦答道:「殿下平日皆早起,即便冬日,卯时已巡营,今日嘛……」他的话音微微拖住,笑了笑,没说下去。
  刘拱听得这话,一抹喜色浮上眉梢。
  文钦拱手道:「郡守若有急事,某即刻往寝中去请……」
  「不必、不必。」刘拱连声道,笑意盎然,「在下昨夜醉宿府上,今晨要赶回郡中,特来向殿下辞行,既然殿下还在歇息,某不便打扰,还请主簿代为致意。」说罢不顾文钦挽留,作别而去。
  文钦在府前,目送郡守的车驾远去,站了一会,他转身将侍从招来,「殿下何在?」
  侍从道:「殿下正在后院。」
  文钦颔首,迳自朝府内走去。
  后院裡静悄悄的,几树桃花在牆头院角绽露著一抹豔色,廊下的侍卫见到文钦,端正地行礼。
  文钦正想问他们殿下何在,忽而望见澡堂的屋顶上缓缓冒著烟气,心中不禁苦笑。
  声名响亮的朔北王、朝廷征虏大将军,自己这个主簿就是给他当管家使的,幸好自己出身平平、脾气和顺,禁得住累、耐得住烦,若换作身世娇贵些的人,恐怕早就跳起来了。
  文钦一边腹诽著,一边小心翼翼地撩开澡堂的布帘,毛毡做的帘子很厚实,昏暗的室内点著烛台。
  文钦刚进去,一股温暖的水气迎面而来,绕过门后的屏风,窗台下,浴池冒著腾腾白气,一人背对著他靠在池边,天光透过绢糊的窗纸,勾勒著线条结实的脊背,氤氲间,隐见热汤蒸出的淡红。
  修容如玉、伟仪如松,文钦的脑子裡突然浮起这句话来。
  文钦自知冒失,脚下一转正要出去,却听裡面声音传来,「进都进来了,有事?」
  文钦一哂,回头,只见萧元煜已经从池中站起来,一旁的内侍连忙将浴衣给他披上。
  「殿下,京城的诏书来了。」文钦站在屏风后面规矩地说。
  「嗯。」萧元煜应了一声,隔著屏风,文钦只听得那边传来轻微的衣带窸窣声。
  文钦等待著,少顷,忍不住开口道:「殿下,昨晚刘拱送来的美人……」他寻找著措辞,「在下以为,刘拱为官,郡中多有非议,殿下收受其馈赠,只怕落人把柄,请殿下……」
  「昨夜送回去了。」萧元煜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单衣鬆鬆地披在身上,髮际水润黑亮。
  文钦愣了一下,「如此……」
  「霁云先生甚是有趣,昨夜与他长谈,收穫颇丰。」萧元煜看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将衣带繫好,「过些日子閒了,定要再邀他一叙。」
  文钦笑了笑道:「霁云先生隐居多时,若非殿下昨日有好酒,只怕再请十年他也不肯出来。」
  萧元煜莞尔,没接话,从文钦手中拿过锦盒打开,取出裡面的诏书。
  文钦垂手站在一旁,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信裡写的是什麽,每年这个时候,春朝在即,各地的诸侯王都会收到入京的诏书。
  萧元煜也是诸侯王,今上的亲弟弟,按理说也在春朝之列,不过他与别人不同,从先帝时起,他就封为朔北王,手握著镇守北境的重兵,从朔方到并州,边境之地皆由他管辖,也就是因为如此,没有大事,萧元煜可以不必回朝。
  文钦瞅著元煜的神色,从前他看过诏书之后都是直接丢给自己,让自己写一篇情真意切的表回过去,繁文缛节、搜肠刮肚,自己每次都痛苦不堪,却敢怒不敢言……
  正腹诽著,萧元煜终于看完,瞥向文钦,唇角忽而一弯,「你说过霁云先生最爱陈年新丰?」
  文钦不明所以,点点头,道:「正是。」
  萧元煜从屏风上取了外衣披上,迳自挑帘出门,衣袂带风,「我去京中,不久便可带一车来请他。」
  京中?文钦怔了怔,他记得这位大王明明昨天还神色跋扈地说过,春朝是閒人们的事,将在外,那些萝哩萝嗦的应酬与他无关。
  「太皇太后七十寿辰,我不回去一趟不像话。」萧元煜道。
  文钦了然,连忙应下。
  萧元煜是个王,回京要有回京的排场,这下子他这管事的又少不得折腾一场,还是麻烦啊……文钦心裡滴咕著,无奈地跟著出去。

  ◎             ◎             ◎

  日头将要落下,陈留城的街市上热闹已经渐渐散去,却仍是人来车往,宽阔的大街上,石版路面早已被磨得光可鑑人,忽而闻得一阵开道的吹打声传来,车马行人纷纷向两边避让。
  「呵,好阵仗。」街边一座食肆裡,有人望见远远而来的队伍,笑著说了一声。
  众人皆望去,只见道路那头各色旗幡猎猎,在夕阳下张扬著鲜豔的色泽,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虽未将仪仗看得清楚,却一眼即知来头不小。
  陈留地近京畿,乃是通衢之地,人们见多了世面,翘首看了一会,又神清气定地继续吃茶。
  「这是哪国的诸侯吧,近来春朝,每日都有诸侯到驿馆停留。」有人评论道。
  「兴许是。」另有人道:「昨日我出门访友,曾见胶南侯的仪仗从街上过。」
  「这可不是寻常诸侯。」一名老者看了一会悠然道:「那是个王,看到降龙旗和拉车的马不曾?」
  此言一出,众人皆露出讶色,不禁又转头再望去。
  仪仗已经近了,只见卫士开道,几十身著锦衣的侍从浩浩荡荡而来,中间拥著一辆气派十足的马车,五匹周身璎珞、体态优雅的白马,拉著一乘饰金镶钿的大车,走得不疾不徐。
  「旗上无名号,也不知是哪个王。」有人说。
  「这还不好猜?」老者抚鬚,「各位可曾看见那旗子上的鹿?」
  众人了然。
  「我曾听闻,高皇帝赐鹿义子赵恽,封中山国,此后中山国便画鹿为旗,如今这位莫非就是中山王?」一人讶道。
  老者笑而不语,众人了然。
  旁人笑道:「中山桓王过世后,中山国都只派丞相来朝,如今终于来了个正主。」
  「中山桓王?可就是那个传说面如好女、嗜香如命的?」
  「正是,听说他嫌汤药太臭,便往裡面添了香,结果把自己治死了。」
  众人笑起来。
  「话说,如今看来,这位中山国新王身体好了?桓王也是个妙人,可惜只得了一个儿子,倒不如隔壁的燕王,嗜色如命,光儿子就生了三十几个。」
  众人笑得更乐。
  有人意味深长道:「朝廷必定遗憾非常,如今藩国渐势大,朝廷立志削藩,若是这位中山王薨了,朝廷便可名正言顺地撤了中山国。」
  「是啊,据说来朝的诸侯大多称病,只派王子或丞相来朝。」
  旁人道:「中山王总是要来一次的,毕竟是个王嘛。」
  说话间,仪仗从街面上经过,不少人拥堵在街边,好奇地朝马车张望,卫士驱赶也不挪步,可那马车遮挡得严实,裡面的人半个影子也看不到,只能看著那辆精緻的马车由护卫森严的侍从们拥著走过。
  「管他什麽王呢,吃茶吃茶。」众人望著那队伍远去,继续谈笑。
  「主人。」食肆一角,侍从见那些人聊得热闹,忍不住对閒坐吃酒的梁荣说:「小人方才从驿馆中出来,见馆中的人早得了消息,好些人想去前庭一睹中山王真容,主人……」
  「不去。」梁荣摇摇头,抚著花白的鬍鬚,悠然道:「我已告老还乡,但求清静。」
  传说中的中山王驾临,驿馆中不乏好事者围观,欲一探究竟,车驾才到馆前,裡裡外外已经站著许多人。
  「请大王落驾。」内侍将车前的锦帘挽到一边,恭敬地说。
  众人望去,只见一隻白淨的手从帘内伸出,内侍连忙接住,小心翼翼地将裡面的人引出来。
  只见那中山王果真如传闻所言,看著身量不足,约摸十四五岁年纪,可儘管早已名声在外,当众人看清他的相貌时仍无不暗叹。
  长眉凤目、肤白如玉,好一个长相精緻的美少年,他身形稚气未脱,衣袍穿在身上,略显单薄,却自有一番清俊灵气。
  「喵」的一声传来,一隻毛色纯黑的猫在中山王的怀裡探出头来,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中山王摸摸牠的头,对四周的注目彷若不见,他抬眼,目光越过黑压压的人头,望向驿馆四周平凡无奇的屋舍树木,阳光落在秀緻的眉宇之间,中山王微微眯起眼睛,神色漠然。

  ◎             ◎             ◎

  夜晚,一轮新月挂在当空,投下浅淡的光。
  三更之后,城中之人皆已经安然入睡,举目望去只有零星灯火。
  梁荣夜裡睡得浅,一觉醒来觉得口渴又酒虫挠心,索性起身去找驿丁要酒喝,夜风很凉,梁荣喝了一盅酒,慢悠悠地散步回来。
  四周寂静,偶尔有猫叫声传来,似乎惊了夜枭,发出一长串咕咕声。
  陈留的驿馆算是大驿,梁荣的厢房偏僻,只有左侧的室中住了从人毛二,此时正鼾声如雷。
  梁荣推开门进了屋子,正要和衣躺下,忽然看到透著月色的窗户上映著个黑影,登时吓了一跳,他心知不好,转身想夺门而逃,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梁公。」一个声音从窗边传来,低而平静,「别来无恙。」
  梁荣浑身一震,冷汗飕飕冒出,他转过身看著那窗前的人影,室中虽暗,他却几乎能感受到那双漆黑的眼睛和其中的寒光。
  「殿下……」梁荣僵立,声音发虚。
  田彬出门外守著,足足等了两刻钟才看到萧元煜从裡面出来。
  夜色中,萧元煜的神情看不清,「处置一下。」
  田彬颔首,轻快地进去。
  室内,梁荣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月光从半开的门外投来,落在他死灰般的脸上,血在夜裡如同黑墨,从嘴唇到衣领污了一片,却无挣扎痕迹。
  咬毒?田彬心裡想著却毫不耽搁,手脚俐落地取出准备之物,将室内布置一番,出了门,却见萧元煜没走,倚在牆边,廊下柱子的阴影落在他的脸上,只觉沉寂。
  我自知罪孽深重,此事终不可善了,就算殿下肯放过我,宫中也不会放过我,只是此事全是我一人做下,求殿下勿伤我家人……梁荣死前说的话仍在心底重现。
  元煜,北边有了你,朕便心安了,许多年前,那人微笑的对他说,眉眼间俱是自豪,萧元煜闭闭眼。
  田彬上前,轻声道:「殿下。」
  「走吧。」萧元煜声音无波无澜,直起身,朝围牆的方向走去。
  一串夜枭声传来,轻而诡异,田彬知道那是守在驿馆牆下的徐衡在催促他们,穿过僻静的迴廊,驿馆的高牆就在眼前,一棵老槐树挨著牆内,是翻牆的上佳之地。
  二人加快步子,才到树下,突然间树枝「哗啦」一动。
  田彬大惊,连忙闪向一旁,同时拔刀,待定睛,却发现那树上一双圆目在月光下亮如鬼火,朝他露出尖牙,「喵。」
  一隻黑猫?田彬愣住,这时夜枭的叫声陡然变得急促。
  有人,田彬凛然,与萧元煜对视一眼,立刻闪身躲入隐蔽之处,屏息等待了一会,只听窸窣的脚步声传来,未几,一个白色的身影闯入前方月光与树荫的交错之处。
  田彬仔细看,只见是个少年,身上穿著长得及地的绢袍,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面容在月光下莹白秀緻。
  好个俊俏小郎君,田彬心裡讚道。
  田彬以为这个少年是路过,可没多久却见他走到槐树下,四下裡看看,一脚踩著树干攀了上去。
  唉,贼?田彬讶然,用口型问萧元煜。
  萧元煜没回答,看著少年轻快的身手,眼睛微微眯起。
  初华十分小心,她一直等到三更,竖著耳朵听到外面没有半点动静才开了窗子,小心翼翼地出来,冯暨那老匹夫耳目多得很,害她找隻猫都麻烦得要死。
  她远远听到了将军的叫声,果不其然,那笨猫爬上了槐树却不敢下来,一个劲地叫唤。
  「别叫了,来了、来了。」初华都哝道,顺著粗壮的树干爬上去。
  槐花才刚刚开放,四周飘著淡淡的甜香。
  「别动。」初华对将军说道,可眼见著要搆著,一声尖叫突然打破四周的寂静。
  「来人,起火了,快来人!」
  初华一惊,转头张望,视线越过院子的屋脊,只见不远处有明亮的火光照出,滚滚黑烟看得真切,她不禁皱眉,不是因为失火,而是突然出了这事,院子裡的侍卫会惊醒,若是发现她不在……
  果然,纷乱之声四起,初华忙一把抱起将军,顺著树干下去,就在这时,树身突然一摇,不待初华回神,两道黑色人影已经矫健地从大树另一侧飞攀而上。
  初华目瞪口呆,贼?她想看清些,却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迴廊传来,管他呢,先回去要紧,初华忙跃下,藉著树影无声遁去。

  ◎             ◎             ◎

  驿馆的大火惊了全城,第二日,陈留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
  据昨夜去救火的府吏说,那火是住客喝醉酒,碰翻油灯所致,近来一连几日的大太阳,房屋乾燥,火蹿得很猛,把大半个院子烧得精光。
  「怎麽这样不小心,喝个酒还能丢了命。」
  「听说还是个告老还乡的朝官,被活活烧成焦黑,哎,可怜哪。」
  「欸欸,听说昨夜中山王也住在那驿馆裡,差点把中山王住的房子也烧了。」
  离城十馀里远的一处路边茶寮裡,几个赶路的旅人七嘴八舌议论得热闹,田彬几人一语不发地听著他们说话,吃完了茶,徐衡叫来店主人,付了钱后起身离开。
  马匹在路旁的树荫下吃草,萧元煜自己解了马,踏著乘石翻身上了马背,动作如行云流水,田彬也上了马,偷眼观察著萧元煜的神色,并无异常。
  他们半月前从五原出来,来到陈留住了几日,今日午后跟著出城的人潮离开,对于梁荣,田彬只知道他是太医署中的医官,年纪到了告老还乡,至于萧元煜为何千里迢迢来找他,昨夜他暴毙前二人说了什麽,田彬一无所知。
  走在路上,田彬和徐衡交换著眼色,跟随萧元煜多年,他们知道有事做事,不该问的不要问。
  「怎麽,昨夜中山王在那驿馆裡?」徐衡想起方才那些人的话,讶异地问。
  「中山王有什麽稀奇,朝觐之时,京城的各路王侯多得跟不要钱似的。」田彬嘻嘻一笑,「依我看,昨夜那爬树的小公子才有趣,也不知是谁家的。」
  「什麽谁家的,就是小公子家的呗。」
  「这你就不懂了。」田彬神祕地说:「我问你,那小公子看起来多大?。」
  「嗯?」徐衡回忆了一下,「十几岁吧。」
  「十几岁却像个成人似的束髮,你可想到了什麽?」
  徐衡茫然地道:「什麽?」
  田彬策著马贴近些,拍拍他肩头,「知道信阳的张偃吗?」
  「信阳张偃?」徐衡想了想,「哦,许多年前在京中作赋得了陛下赏的那位?我母亲都知道他。」
  「告诉你一件祕闻,可不能传出去。」田彬眨眨眼,低声道:「这位名士除了好文墨,还好娈童,我听说他最喜欢十几岁的少年,让他们打扮成大人的样子,行事时还要穿得端端正正……」
  徐衡听著面红耳赤,没等他说完就嚷起来,「什麽乱七八糟的,你是说昨夜那人就是张偃的娈童?」
  「哎呀,你嚷什麽?不是不是。」田彬连忙瞪他,还想再说,却突然看到萧元煜瞥来的目光,两人立刻齐齐襟声。
  「怎麽不说了。」萧元煜似笑非笑。
  田彬乾笑一声,立刻掉转话头,「殿下,那位中山王不是说快病死了吗,怎麽突然要去春朝?」
  萧元煜看他一眼,「不许人家病好了?」
  徐衡有些不平道:「殿下,您看看人家,香车卤簿,招摇过市、沿途供奉,殿下比他大多了,加起来就三人,风吹日晒还要自带乾粮。」
  「那也没有哪个王年纪轻轻就出征在外,手裡管著几十万大军。」田彬道:「你倒是带著卤簿仪仗过来啊,再闯到驿馆裡抓人,再把房子点了。」
  「那也行,索性把中山王也灭了,朝廷肯定高兴。」
  萧元煜听著这两人肆无忌惮地吹牛,没接话,将目光望向路边广袤的原野。
  如果你对庙堂无所求,就别再回来了,几年前,舅父郭越意味深长地对他说,你知道先帝为何将北境交给你。
  握著马鞭的手紧了紧,萧元煜的目光渐渐沉下,低叱一声,加快了行速。

  ◎             ◎             ◎

  今年的春朝恰逢太皇太后七十寿辰,于是格外热闹,各地的大小诸侯云集京城,即便是不便前来的也捎上了贵重的寿礼,但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各种名贵的宝物,却是第一次入京朝拜的中山王。
  当中山王进入章台宫的大殿,不少人都发出了惊叹之声。
  他大病初癒,皇帝淮许乘坐步辇上朝,觐见时,中山王端坐在步辇上,宛若玉人,身后的随侍皆衣饰华美、持花捧香,在中山王身后亦步亦趋。
  当今的天下人喜爱形容修美之士,中山王身分矜贵、容貌出众,甫一露面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拜见时,连皇帝也忍不住与他多说两句话。
  中山王年纪虽小却极有章法,待人接物有礼有节,面对天子也自有一番大方的气度,更令众人刮目相看。
  朝会的隔日,太皇太后的长乐宫热闹起来。
  寿宴上,皇室的远近族支都派了人来,可谓子孙满堂,灯烛灿若繁星,照得殿上通明,不仅各诸侯、藩王和宗亲,太后、皇帝、诸公主、皇子也齐聚殿上。
  太皇太后端坐上首,太后和皇帝列次陪坐,乐声悠扬,来贺寿的诸侯和藩王轮番拜见,献上各式各样的寿礼。
  太皇太后姓周,与中山王的曾祖母、中山恭王的王后是姊妹,中山王上前拜见时,她看著这个身材单薄的俊俏少年,满面疼惜,拉著他的手左看右看,只不肯放。
  中山王献上的寿礼中有一样中山国特产的金丝蜜枣,盛在精緻的漆盒裡。
  太皇太后看著,忽而动容道:「你曾祖母在世时,也每年给老妇送一盒蜜枣来。」说著,眼睛发红。
  中山王看著她,怔了怔。
  身后的中山国丞相冯暨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见中山王向太皇太后一揖,道:「父亲故去前,常言承太皇太后疼爱,奈何沉疴缠身,不得赴京,临终前仍惦记著要给太皇太后爱吃果脯。
  睿华不孝,亦常年卧病,去年病好,母亲说这是太皇太后福泽所致,令睿华亲自拜见太皇太后,亦偿父亲遗愿。」中山王说话不像一般少年那样充足,声音带著些稚弱的软脆,一番话却是熨贴得体。
  冯暨愣了愣。
  太皇太后听著大受感动,又感叹了一会方才破涕为笑,罢了却不肯让中山王下去,让内侍在身旁另置一席,让中山王坐下。
  坐在附近的温太后打量著中山王,笑著对太皇太后道:「中山王眉间都有几分桓王的影子,可依我见,却比桓王更俊俏。」
  太皇太后亦笑,问冯暨,「中山王此番出来可有医师跟随?服侍之人可足够?」
  冯暨道:「太皇太后不必忧虑,国中跟随而来的医师和从人皆是充足。」
  太皇太后颔首道:「若有缺短,禀与我知。」说罢又叹一口气,「中山王大病刚癒,尚且能千里迢迢来看老妇,我有些个亲孙儿却远在边鄙不得回来,也不知何时能见。」
  这话出来,四座众人讪然。
  朔北王萧元煜,先帝的二儿子、皇帝的异母弟弟,他自幼聪慧,少年时崭露将才,十七岁随军出征北境失地,一战成名,也因此封了朔北王。
  先帝病逝的那一年,羯人联合羌人进攻西海,朔北王率军出征,待得胜利,先帝已经去世,太子即位成为新皇,也就是从那时起,朔北王一直留在北境没有回来。
  此事在朝臣和民间一度议论得沸沸扬扬、众说纷纭,但是在宫中没有人敢提,能当著温太后和皇帝的面念刀朔北王的也只有太皇太后。
  温太后看皇帝一眼,似笑非笑,轻轻吹著一盏茶。
  皇帝面色不改,微笑道:「元煜镇守边关,朕亦是十分想念他,祖母若是挂念,正好昨日他的信到了,朕这就命人取来给祖母唸一唸?」
  太皇太后轻哼道:「罢了,那些檯面话,不用你唸我也知晓。」
  皇帝笑了笑,正要再说,忽然间,侍中汤荃小跑著上殿来,向众人一拜,喘著气道:「禀太皇太后、禀陛下,城门传来消息,朔北王已经到了城外!」
  众人闻言,面色皆是一变,皇帝的笑意凝在唇边。
  「朔北王回来了?」太皇太后目光一亮,惊喜非常。
  温太后亦是惊诧,神色疑惑不定。
  皇帝问内侍,「何人所报?可无看错?」
  「是城门校尉急报,侍卫千人,旗帜、符信俱是无误,确是朔北王。」
  「还等什麽,快快去将朔北王迎来。」太皇太后满面喜气,急切道。
  温太后目光一闪,看向皇帝。
  皇帝面带微笑,道:「朔北王千里迢迢回京,一路辛苦,还不速速迎接。」
  朔北王回来的消息迅速传遍大殿,管弦乐声的掩盖下,众人议论纷纷、低语一片。
  太常丞郭越满面愕然。
  「朔北王竟是回来了?」宗正看著郭越,笑道:「前两日问仲清,还骗我说不知。」
  郭越陪笑,心裡却忍不住纳闷,这个脾气难测的外甥,如今是搭错了哪根筋?
  「元煜可许多年不曾回来了。」鄢陵大长公主对太皇太后笑道:「定是为了母亲的寿辰特地回来的。」
  朔北王?中山王坐在一旁,听著这些人的言语,只觉得这三个字耳熟却想不起来。
  过了大半时辰,内侍上殿来禀报,说朔北王已经到了殿外。
  「宣。」皇帝道。
  中山王顺著众人的目光朝门口望去,只见外面阳光斜斜地透过殿前的帷幔,一人健步走来,身影出现在明晦交接之处,长身玉立,未几,面庞在灿若星辰的灯烛光中渐渐清晰,在众人的讚叹声中,中山王的眼睛也随之定住。
  「孙儿来迟,向祖母请罪。」萧元煜风尘僕僕,俊朗的面容却无半分疲态,神采奕奕、唇角含笑,走到在上首众人前,端正一礼,「元煜拜见母亲、拜见陛下。」
  太皇太后激动得眼圈发红,不等他行完礼,只招手道:「元煜,快来,让老妇好好看看。」
  萧元煜走到太皇太后近前,才跪下,太皇太后已经一把将他扶起,看著他,满脸心疼,「又黑又瘦,在那等荒凉之地定是吃了不少苦,你怎去了这麽久,这狠心的儿郎,老妇过一年少一年,也不回来看看……」
  太皇太后越说越难过,拉著萧元煜的手直掉眼泪,温太后见状,看看萧元煜,对太皇太后和声劝道:「母亲莫难过,元煜这不是回来了吗?」
  「是啊。」鄢陵大长公主笑道:「今日是母亲的寿辰,大喜之日该高兴才是。」
  听得众人一番劝慰,太皇太后方止住泪水,看著萧元煜道:「你一去数年,如今回来,可要留多些日子。」
  萧元煜无奈而笑,道:「孙儿遵命。」
  太皇太后却不依不饶,又向皇帝道:「陛下也得看好了,边疆的事,多紧急也给我扣下,天下人这麽多,说缺元煜一个,老妇可不信。」
  皇帝讪然,忙拱手答应道:「祖母有命,朕岂敢不从。」众人皆笑。
  鄢陵大长公主笑著对萧元煜说:「元煜不知晓,今日这宴上,太皇太后可是哭了两回了,方才见中山王哭了一回,见到你又哭一回。」
  中山王?萧元煜顺著她的目光转头,未几,看到了立在一旁的那个俊秀少年,目光倏而定了定。
  四目相对,中山王看著萧元煜,只觉那目光虽温和,却似含著某种穿透力,能探入心底。
  「这是朔北王。」太皇太后莞尔,对中山王道:「论辈分,你该称他王叔。」
  中山王颔首,行礼道:「拜见王叔。」
  萧元煜看著他,亦微笑还礼,「原来是王姪,幸会。」

  ◎             ◎             ◎

  中山王在京城的府邸,多年来不曾敞开大门,如今终于迎来主人,修葺一新。
  太皇太后知道中山王身体不好,没有将他留太久,早早让他回府歇息。
  寝殿裡锦帐低垂,炭火送暖、香气温软。
  几名侍女走进光照昏暗的屋裡,瞥瞥纱帐后面的两人,女官暮珠乌髮半散、身上的衣服凌乱,露出雪白的脖颈和半侧香肩,明豔的面容泛著胭脂般的潮红,中山王枕在她的腿上,眯著眼睛,似乎在享受她的伺候,时而轻哼一声,暧昧撩人。
  侍女们相视窃笑,一人在帐外小声道:「大王,汤沐备好了。」
  中山王没回答。
  「知道了,下去吧。」暮珠声音软软地说。
  侍女答应一声,退出门外,暮珠眼角瞥著那门关上,继续服侍中山王。
  「嗯……哦……」中山王眉头紧皱,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暮珠的手,捂著耳朵瞪她,「疼死了,要聋了。」
  暮珠也不耐烦地瞪她,「别忘了,你是中山王,中山王最喜欢别人伺候掏耳朵。」
  「难受死了。」中山王捂著耳朵,又对她身上的衣服指指点点,「还有你的衣服,啧啧,搭一半、散一半,她们还以为你、你是……」
  「是什麽?」暮珠不以为然,得意地撩撩头髮,伸出柔若无骨的手轻推她一把,娇笑道:「她们以为了才好,大王身体康复了,神勇无匹、王国之幸。」
  中山王白她一眼,抱起一旁的黑猫将军,自顾地去沐浴。
  汤室裡热气蒸腾,将军以为中山王要让牠洗澡,才进门,就「喵」的一声从她怀裡跳走。
  「都下去。」暮珠跟著中山王背后来到,对侍女们吩咐道。
  侍女们应下,纷纷退出去。
  中山王看也不看暮珠,自顾地走到汤池前,宽去外衣、裡衣、袴,露出白生生的手臂和腿,还有缠在身体上一圈圈的白绫。
  「呼。」当白绫解开,她如脱桎梏般长吁一口气,把那堆白绫团成一团,厌恶地用力扔开,「勒死我了。」
  暮珠无奈地拾起来,「等会还要用呢,丞相要见你。」
  「不见。」
  「初华……」没等暮珠说完,她已经跳进了池子裡。
  「哗啦」一声,汤水被溅得高高,漫出了池子,不一会,热腾腾的水中钻出一个溼漉漉的脑袋和半截白皙的颈背。
  中山王,不,初华用双手抹去脸上的水,回头,秀緻的脸庞红润晶莹,兴奋道:「暮珠,这汤水好舒服呀,你也来。」
  暮珠看著她片刻,有些头疼,「你这个样子,哪裡像什麽中山王。」她愁眉苦脸,「别忘了,你是代替大王来的。」
  「知道、知道。」初华敷衍著,笑咪咪道:「暮珠,这汤沐真的好极了,香香的。」
  暮珠知道她秉性,叹口气,只得由她。
  「听说今天在殿上,大家都快吓死了。」暮珠道:「他们说好几次都怕你忘词,露了底细。」
  「怎麽会。」初华不以为意,「那太皇太后可好说话了,拉著我说个没完。」说著她忽然想到了朔北王,趴在浴池的边缘上,望著她,「暮珠,你知道朔北王吗?」
  「朔北王?」暮珠正在收拾著初华的衣服,想了想道:「听说过,很厉害的一个人,镇守北境多年,胡人都不敢进犯。」
  「是吗?」
  暮珠看看她,一笑道:「听说今日朔北王也在殿上,你见到他了吗?长得如何?」
  初华想著朔北王的样子,高高的,微笑的时候……她微微眯眼,那笑容……
  「暮珠,我以前曾经见过朔北王。」她说。
  暮珠讶然道:「你见过他?什麽时候?」
  「好几年前。」初华回忆道:「五原的一个富户请我们去演百戏,恰好逢著胡人劫掠,朔北王救了我。」她说著,望著氤氲的水气,心底有些怦怦跳。
  去寻你的家人吧,那个骑马的少年将她放到地上,意气风发,脸上带著浅浅的微笑。
  暮珠见她说著说著有些出神,眼睛亮晶晶的,不禁抿嘴笑起来,「是吗?你那时觉得他如何?」她凑过来,挤著眼贼笑,「救了你的大英雄,可想过……嗯?」
  「嗯。」初华点点头,「想过。」
  「哦?」暮珠眼睛一亮,「怎麽想的,说说。」
  「还能怎麽想,把他拉到戏班裡呗。」
  「戏班?」暮珠讶然。
  「是啊,他可厉害啦,他骑在马上,能射箭、能砍刀,还会用手捞人,我们戏班裡那时就差一个马术好的。」
  暮珠无语。
  初华遗憾地说:「如果他不是王就好了,要是能出演,一定赚大钱。」
  暮珠再次无语。

  ◎             ◎             ◎

  等初华终于沐浴完出来见冯暨的时候,他的脸已经拉得老长。
  「丞相。」初华无视暮珠使劲使眼色,抱著将军坐到软榻上,小脸上还带著沐浴的水润之气,「何事?」
  冯暨看著她懒散的样子,脸色更是难看,「为何这麽久才来?」
  「久吗?」初华眨眨眼,「不过洗了个澡。」
  冯暨额头跳了跳,冷冷问道:「今日为何擅自开口?我跟你说过,你只需要说事先背好的,其馀都由我来应付。」
  「嗯?」初华这才想起殿上的事,道:「可那时太皇太后拉著我的手啊,而且我不是也说得挺好吗?」
  「还有,侍卫说你在陈留时,私自溜出了院子。」
  「那时将军不见了,我找将军去了……」话没说完,她的脖子突然被狠狠掐住,提起来。
  「喵!」将军跳了开去。
  「丞相!」暮珠惊叫一声,想上前阻止却被两个内侍架住。
  冯暨与初华面对面,语气如目光一样阴戾,「你最好莫忘了身分,若在中山国,我捏死你易如捏死一隻蝼蚁。」
  「可惜这是在京城。」初华毫不挣扎也不畏惧,与他对视,「丞相莫忘了,现在我是王。」
  冯暨眯起眼,好一会,「哼」了一声,放开手,初华屁股落回软榻上。
  冯暨居高临下,声音冰冷,「方才宫裡的内侍来了,太皇太后要到太和苑赏春,命你随往,近身服侍之人我已安排好,隔日你便过去,在那边要万事谨慎,切不可出了纰漏。」
  初华面无表情地道:「这不消丞相提醒。」
  冯暨已恢复常色,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会,拂袖而去。
  「初华!」见那些人离开,暮珠忙跑过来,「伤了吗?」
  初华看著她,不以为意地一笑,「他怎能伤我?」
  暮珠仔细看她脖子,的确没有伤痕这才放心,又探向她的手,却发现汗腻而冰冷。
  「你啊……」暮珠又好气又著急,忍不住教训道:「你跟丞相顶什麽嘴?这裡裡外外全是他的人,万一……」
  「不会万一的。」初华舒展舒展身体,仰躺在垫子上,「我要是被你们丞相收拾了,他拿什麽来冒充中山王。」
  「嘘。」暮珠瞪起眼。
  初华瘪瘪嘴。
  见初华没心没肺的样子,暮珠叹口气,轻轻道:「你既然不乐意,当初答应来做什麽?」
  「嗯?」初华看著她,眨眨眼。
  这个假装中山王的差使,的确不是她的本意。
  初华姓夏,自幼没有父母,从记事起,唯一的亲人就是祖父夏琨,祖父办了一个百戏班,领著十多号人走南闯北糊口过活,凭著幻术的绝技,很有些名声。
  去年祖父去世,戏班也散了,夏初华带著祖父留下的钱财,一心想再组戏班,却知道自己年纪太小,便打算凭著祖父传下的本事,先投到别人的百戏班子裡练一练。
  不料有一天她跟著戏班到了中山国,演了一场戏之后,官府的人突然来到,把夏初华带进了中山王宫,在那裡她见到了王太后和冯暨。
  王太后是个冷漠的女人,见面的时候,她看了夏初华一眼,没有说话就让冯暨带了下去。
  冯暨告诉她,她长得很像中山王,中山王要去京城朝贡,但是重病缠身,走不得远路,希望夏初华能够代替中山王去京城一趟,他说了一笔钱财的数字,并保证事成之后她不但会有钱,还可以享受到贵族一样的生活。
  夏初华开始时并不动心,她跟著祖父闯荡多年,知道做买卖的规则,冯暨的条件听起来诱人,却空口无凭,这些人来势汹汹,到时候要反悔也只是一句话的事,但是她见到了中山王。
  那是她拒绝的时候,冯暨不让她离开,并把她关在牢房裡,夏初华正恼怒,没多久却有人打开了牢房,领她出去。
  在一座十分漂亮的宫殿裡,她见到了中山王,那是个十分羸弱而美丽的少年,跟她年纪相仿,却躺在榻上。
  当夏初华看清楚他的容貌时,瞪大了眼睛,那张脸跟她居然真的很相似,夏初华看著他,几乎以为看到了镜子裡穿著男装的自己,而当中山王开口,夏初华更是震惊。
  「你是初华?」中山王苍白的脸上泛起微笑,声音温和,「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睿华。」
  夏初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她曾经问过祖父,自己的父亲、母亲在哪裡,祖父告诉她,她没有父亲、母亲。
  「那我是怎麽来的?」夏初华问。
  「你啊,你是天上掉下来的,祖父以为掉了馅饼,跑过去捡,就见到了你。」祖父笑咪咪地说。
  夏初华曾经信以为真,但随著年龄渐长,她早已经不信了,虽然她没有再问过祖父这样的问题,但是对自己身世的好奇却一直埋在心底。
  直到她看见睿华,同样的面容、同样的年纪还有几乎相同的名字,疑惑像得到了雨水滋润的种子,一瞬间破土发芽,在心中疯长。
  「你若是不愿意就走吧,没有人会拦著你。」睿华和善地对她说。
  夏初华却犹豫了,辗转考虑一夜之后,她决定留下来。
  为了让她装得更像中山王,冯暨安排夏初华跟著睿华起居,模仿他的一举一动。
  夏初华会演戏,模仿的本事绝佳,而且因为这个行当的缘故,她从小就穿男装,适应起来很容易,但是夏初华觉得,有些事并不需要模仿。
  他们喜欢吃同样口味的食物、喜欢同样颜色的衣服,有时他们甚至会不约而同地说出同一个想法,夏初华吃惊又好奇。
  相处日久,她觉得睿华对于她而言,并不是什麽中山王,而是一个离别了很久的朋友。
  对于朋友,夏初华是毫不吝啬的,睿华的生活太闷,不是学习就是躺在榻上歇息、吃药,她时常使出一些小技艺给他解闷,比如把一支牙箸变成一枝花,或者把冯暨的笏板变成笤帚,冯暨气得脸色发青,睿华却被逗得哈哈大笑。
  夏初华来到睿华身边本是为了假扮他,但意外的是,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睿华明显开心了许多,身体也开始日渐好转。
  「我真羡慕你。」有一次,睿华看著她,眼睛裡满是嚮往,「你会做很多事、去过很多地方,不像我只能待在这裡。」
  「你会出去的。」夏初华安慰他,「你是中山王,等你的身体好了,哪裡都能去。」
  睿华却是苦笑,没有说话。
  即便如此,王太后对夏初华的态度也始终没有变化,王太后冷冷地看著她,彷彿充满厌恶,但夏初华并不在乎她。
  服侍夏初华的暮珠性情宽和,跟夏初华说了不少中山国的事,周围的宫人都小心谨慎,跟夏初华最熟悉的暮珠新来没有几年,夏初华想问的事,一点也没有打听到。
  「我知道你想问什麽。」离开王宫去京城的前一天,睿华突然对夏初华说:「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全都会告诉你。」
  夏初华躺在垫子上,望著黑黑的屋顶。
  父亲、母亲……她听说睿华是王太后亲生的孩子,如果有那麽一丝可能,自己和睿华真是一对双生子?夏初华使劲摇脑袋,王太后才不会是她的母亲!
  暮珠说得对,她不喜欢中山国、不喜欢王太后、不喜欢冯暨,但是睿华……
  「谁说我不乐意。」夏初华理直气壮,「我乐意得很。」

  ◎             ◎             ◎

  太常丞郭越回到府中,刚刚换下官服,家人就来禀报,说朔北王登门来访。
  「让他进来。」郭越没好气地说,让侍妾把官服挂好,自己坐到榻上。
  家人答应了出去,没多久外面传来脚步声,萧元煜风尘僕僕地走进来,见到郭越,微笑道:「舅父好閒情,这院子跟上回比起来,可越发雅緻了。」
  郭越看他一眼,哼道:「比不上朔北,能把人迷得几年不著家。」
  萧元煜笑了笑,走到郭越面前,端正一礼,「外甥元煜,拜见舅父。」
  郭越虽然肚子裡窝著火,但看到萧元煜如此却是一丁点也发不出来了。
  郭越与妹妹郭婕妤自幼相依为命,郭婕妤早早离世,只留下这一个儿子,郭越请了先帝的淮,常常进宫探望萧元煜,也是因此,萧元煜跟这位舅父的情谊也比别人更深一些。
  「你啊……」他将萧元煜扶起,不知说什麽好。
  虽然昨日在殿上已经见过,但如今在家中相对到底不一样,郭越看著这个外甥,眉宇间英气朗朗,似乎仍然是当年那个来向他告别的少年郎,但仔细看又觉得有许多地方不一样了,身形更健壮、目光更深,俨然已经能够配上朔北王的封号。
  郭越的眼睛有些溼润,深吸口气道:「你去了这麽多年也不回来,可知家中担心得紧?」
  萧元煜看著舅父两鬓的白髮,心中亦是慨叹,却是一笑道:「这不是回来了吗?」
  郭越瞪眼,「我话还没完,我早先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那些诸侯王都知道派别人来朝觐,你回来做什麽?」
  「外甥想舅父了。」萧元煜仍笑,神色轻鬆,「舅父放心,外甥此番回来是为了见太皇太后,更是为了见舅父。」
  「油嘴滑舌。」郭越骂道,脸上的笑容却绽到了眼底。
  甥舅二人见了面,各是高兴,郭越命厨中备宴,与萧元煜各叙长短。
  府中喜气洋洋,萧元煜的舅母杨氏,带了儿女们来与萧元煜相见。
  距离萧元煜上次来拜别,已经过了好几年,如今再看,表弟、表妹们都已经长大成人,三个表弟,一个刚刚及冠,两个已经娶妇入仕;而两位表妹,一位已经嫁人,还有一位仍在闺中。
  郭珺今年十六岁,生得容貌端庄,因为母亲身体不好,一心侍奉,还未定下人家,元煜这位表兄,她只在小时候见过,只知是个响噹噹的皇子,贵不可言,如今相见,看到他俊朗出众,谈笑风生时又平易近人,不禁怦然心动。
  席间,杨氏问起萧元煜的婚事,萧元煜却笑了笑,说自己忙碌奔波,还顾不上著落。
  杨氏和蔼道:「殿下离京多年,不仅舅父、舅母,宫中的太皇太后亦一直将此事挂念,殿下该早日定下才是。」说著瞥了郭珺一眼。
  郭珺看到了母亲的目光,娇羞低头、抿唇浅笑。
  「此番回来有何打算?」宴后,郭越与萧元煜在后院对饮,郭越道:「真的只是回来看看?」
  萧元煜颔首道:「多年不曾回来,总该都有个交代。」
  「陛下那边如何?」
  「我只带了随侍,又无兵马。」
  「说的就是这个。」郭越皱眉道:「你回京城来,连兵马也不带,万一……」
  「带得了多少。」萧元煜淡淡道:「带个几千一万吗?不但不够打,谋反的罪名也坐实了。」说著他笑了笑,「舅父放心,我既然敢回来便是早有预备,不会有事。」
  郭越看著他,想到皇家那些个明来暗往,叹口气,喝了一杯酒,「还有一事。」他说:「你舅母宴上那话说得对,你的婚事可曾考虑过?」
  「舅父还未示意,外甥怎敢擅谋。」
  「少跟舅父扯皮,我问你,在五原这些年,几个侍妾、几个孩子?」
  萧元煜笑道:「舅父这话说的,军中比别处严明,我是主帅,自当身正为范,怎敢经营这些。」
  「一个没有?」郭越狐疑地看他。
  「一个没有。」
  郭越盯著他,片刻后忽而变色,紧张道:「你这小儿该不会与先帝一样嗜好?」
  萧元煜几乎一口酒喷出来。
  「你可万万不能学你父皇。」郭越酒劲上来,著急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不爱女子却去喜欢那些涂脂抹粉的男人,阴阳失和、颠倒乾坤,以致社稷生乱、引祸杀身,元煜……」
  「舅父。」萧元煜哭笑不得,「我不喜欢男人。」
  郭越「哼」了一声,「你最好别骗我,我是为你好。」
  「是、是。」萧元煜拿起酒壶,再给他满上。
  郭越说的是先帝的事,先帝是个有为之君,在他的治下,仓廪富足,亦不曾有过大灾大害,但他生性风流,不仅喜好美女也喜好龙阳,最得他宠爱的人并非后宫中的哪位女子,而是宜春侯沉庭。
  沉庭出身卑微,但生得姿容修美,一朝得幸即得封侯,先帝去哪裡都会带著他,关系之密切,无人不晓,但最终先帝也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上。
  萧元煜听到先帝的死讯匆匆赶回时,沉庭已经被诛灭九族,罪名是下毒弑君。
  郭越喝著酒,仍旧哼哼唧唧,「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绑到你母亲陵前狠狠打。」
  萧元煜看著他,沉吟片刻后道:「舅父,外甥有一事想问您。」
  「何事?」
  「我父皇真的是被沉庭毒死的吗?」
  郭越手中的杯子停了停,他看向萧元煜,醺红的脸上,目光诧异而炯炯。
  「为何这麽问?」他道:「你发现了什麽?」
  「太医梁荣。」萧元煜道:「曾有人将一只小瓶交给他,将瓶内之物下到父皇的汤药裡。」
  郭越惊诧非常,身上的酒气化作冷汗,登时消散,他急忙看看四周,确定无人,低声问萧元煜,「你问过他?」
  「嗯。」
  「是何人与他?瓶内何物?」
  「他不肯说。」
  郭越盯著萧元煜,他脸色平静,彷彿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
  「你……」他咽咽喉咙,只觉声音发虚,「你到底回京城来做什麽?」
  萧元煜看著他,沉默片刻后却莞尔,再给他酒盏满上,「外甥方才不是说了,想舅父了,回来看看。」
  而此时的皇宫中,「砰」的一声,精緻的酒盏在地上摔得粉碎,内侍和宫人们唬了一下,连忙伏跪在地,不敢出声。
  「增兵十万,他这是何意?」皇帝面色铁青,又将一份奏章用力摔在地上。
  「陛下。」温太后责备地看一了他眼,让左右都退下,「何必发这麽大火,去年北边年景上好,胡人养得马肥,元煜要增兵,也是为了及早防范。」
  「将朕的禁军都给他得了。」皇帝冷冷道:「朕的儿子都知道北境的事朕管不了,朝中的大臣,说不定还有人觉得他才是父皇属意的储君。」
  「可你才是皇帝。」温太后微笑,「皇帝只有一个,你是太子继位,名正言顺。」
  皇帝依旧神色不豫。
  温太后看著他,低低道:「陛下若实在心烦,他也不是动不得。」
  「杀了他?」皇帝有些不耐烦,「他要是能随便杀掉,朕还会等到现在?」
  「陛下是明君,怎会弑亲?」温太后笑笑,将一枚杏脯放入口中,看著他,「他只带了一千亲卫,没有军队,京城二十万禁军还困不住这点人吗?他现在回来,可是陛下收回北境兵权的大好时机呢,离开了那几十万大军,他算得什麽?」
  皇帝却皱眉,「可胡人……」
  「胡人怕什麽。」温太后冷哼,「陛下忘了?几年前不也是胡人帮了大忙。」
  皇帝没有说话,看著铜灯上的烛火片刻,闭了闭眼,「朕再想想……」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 复 与 主 题 帖 无 关 就 是 灌 水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325 天

[LV.8]以坛为家I

金币
102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
精华
0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4-10-24 10:05:4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是孤王甚尉吗?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8 天

[LV.3]偶尔看看II

金币
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43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4-22 12:16:14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37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6-14 00:44:13 |显示全部楼层
出版好像换了名字,以为是新书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常住居民I

金币
8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9-4 20:24: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者的书不错,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9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11-14 13:07:1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全书可以,可以下来看看的。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签到天数: 19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金币
1084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39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6-4-5 13:46:43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哪里可以下载?感谢楼主分享,帖子很详细o(≧v≦)o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2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7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6-7-1 18:11:4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38 天

[LV.5]常住居民I

金币
33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6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560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6-9-18 22:14:1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发布!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金币
46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940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6-10-8 21:58:51 |显示全部楼层
当朝最有权势的藩王,萧元煜不是什麽纯情不知世事的少年,
他见过的女子成千上万,什麽样的美人不曾见识过,女子在他面前展露娇羞,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