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4/12/05出版】《三娘(上、中﹑下)》作者:桂仁

查看: 4|回复: 4

[言情预告] 【2014/12/05出版】《三娘(上、中﹑下)》作者:桂仁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93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615868 枚
威望
6637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05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047 点
帖子
11144
精华
124

荣誉会员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书香宝贝勋章 书香爱好者勋章 活动之星勋章 书香支持者 叱咤风云勋章 优秀会员勋章 活跃分子勋章 风雨同舟勋章 贡献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富翁勋章 发帖达人勋章 鲜花大使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特殊贡献奖励勋章 虫虫 有求必应勋章 预告大师勋章 发书达人勋章 十周年

鲜花(2347) 鸡蛋(2)
发表于 2014-12-16 17:43:06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苹果虫。 于 2014-12-16 17:44 编辑


       

    系列名:欣欣向荣作品集
    ISBN13:4714781867726  4714781867771   4714781867788
    作者:欣欣向荣
    装订/页数:平装/320页
    规格(高/宽):21*14.8cm
    出版社: 欣然出版社
    出版日:2014/12/05

内容简介


怕疼俏皮女vs腹黑皇上(深情死变态)
轻松有趣,耐人寻味!
周青若是给活活疼醒的。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最怕疼。
而现在这疼,并不算很陌生,但也不是太熟悉。
她想睁开眼,可眼皮真是有点儿重,费了半天力气终于睁开眼,却正对上一双冷漠狠厉的眸子。
这双眸子比她背后的石头还冷,嵌在一个男人身上。而这男人正在她身上奋力的动着,甚至连身上的斗篷都未卸下。
男人头上还带着个古怪的金冠……周青若想,真他妈的什么打扮。
不过这混蛋男真惹着她了,她也不琢磨了,动了动胳膊,直接上去掐紧这混蛋的脖子。
管你是天皇老子也没门,敢让老娘又疼又冷,你──死定了。
可她不知,这混蛋男真不是别人,他……他就是当今的天皇老子啊!
中﹑下 相同
穿到这武三娘的身上,竟还顶了个罪奴的身份,就算得了圣意,想进宫也是难上加难吧!
可谁说她武三娘想进宫了。有着穿越女的光环,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展开金手指。
就算混不成大富大贵,混个小富即安也不赖。
现在正有个风华绝代的大帅哥要跟自己合作,三娘想到自己以后的小日子,就越想越乐。
不过是画个春宫画本,那有什么难的!
一想起日后银子大把大把的赚到手,呵呵!有钱人啊!有钱人……
要是一穿过来就能搭上这个极品高富帅该多好,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死变态皇帝。死变态……


作者简介
欣欣向荣
彻底的熟女,除了旅行不轻易出门的宅女,已有向腐女发展的趋势,生活极度无聊,阅读、码字、聊天看视频外就是无止境的幻想,幻想自己能穿越,能重生,能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虽然这只是空想,但正在我的书中一一实现着。梦想其实不远,只要努力,总会实现。


试阅
上册第一章  龙心大动
周青若是给活活疼醒的。
认识周青若的人都知道她怕疼。
周青若是觉得自己的痛感神经比别人敏感,所以才会受不了疼。
胎里带的毛病,从小如此,就为这个,她家老爹把她当成圣宝儿一样,真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周青若记不清自己老娘长得什么样了,因她两岁多,她家老娘就去跟阎王爷喝茶了。
虽然不记得,并不代表青若就不知道,因为家里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客厅,哪怕窗台上都摆着她家老娘风华绝代的照片。
各式各样的,想不知道都不容易。
其实她老娘长得挺平常,跟风华绝代的标准距离甚远。
之所以说老娘风华绝代,周青若是觉得一个女人在死后二十多年里,还能让一个男人念念不忘,不止念念不忘,应该说她家老爹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几乎每天都会跟她念叨,他跟老娘惊天动地的相识,相知,相爱,相濡以沫……
周青若一开始还蛮好奇蛮认真的听着,可后来就有点撑不住了。
如果一个男人在妳耳边不停嘟嘟同一件事长达二十年之久,甚至连语气都不会变,即使多唯美多浪漫,青若也听烦了。
所以,后来老爹一说她就自觉自发的忽略,给个耳朵,然后嗯啊嗯啊的应付过去了事。
虽然老爹这点儿上有点絮叨,可周青若还是挺羡慕她家老娘的,虽然死的早,可她的爱情却历久弥新,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发生的事。
所以周青若认为这样的老娘绝对称得上风华绝代。
话题跑偏了,拉回来说正事。
老爹对老娘的爱数十年如一日,爱屋及乌自然对周青若这个独生闺女就宠着溺着。
周青若坚持说自己怕疼的毛病是胎里带,可她的好友兼损友弯弯却说是他爸娇的她。
从小就将她护在怀里,一点儿都没磕碰过,闺女一皱眉就跟摘了他的心一样,这样养出的闺女能不怕疼才怪。
周青若坚决不承认,就是胎里带的毛病。
不过,她家老爹的确疼她疼得有点那什么。
因为老爹照顾的细心,周青若小时候绝少生病,唯一次是闹气管炎,他爹抱着她直奔医院,医生开了药,需要打点滴,护士拿着大针头一针扎在她的手腕上,那疼的,周青若哇一下就哭了,哭的那叫一个惨。
然后他家老爹当即把针拔了,眼风如刀一样瞪着那个小护士,那小护士吓的也跟着哭了,闹的不可开交。
后来周青若只要生病,她家老爹就带着她去看中医。
她老爹认识一个很神的老中医,白胡子老头。
周青若喜欢揪那老头的胡子,开的药也不是中药汤子,每次都做成小小圆圆的小丸子,她家老爹哄着她吃下去,没几天就能好,直到长大,周青若也没看过几回西医。
说怕疼这事儿,周青若怕疼从小怕到大。
后来大了,周青若怕疼的毛病算是好了点儿,至少知道忍了,因为不忍也不行,老爹不再跟前,她抱着谁哭去。
再说,这么大的人哇哇大哭也不好看啊!
根儿上说,周青若同学还是很在乎形象滴,用弯弯的话说就是臭美,为了臭美可以忍着疼,为了别让她忍着也行,可过后她的加倍找补回来。
周青若是个记恨又记仇的丫头,这是弯弯的原话。
她跟弯弯就这么认识的,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老师发饼干,多给了周青若一块,弯弯嫉妒了,推了她一把。
周青若摔在地上,膝盖摔破了皮,当时把弯弯吓坏了,她只是推了她一把而已,没想到她会摔跤。
她见识过周青若的哭功,怕极了。
以为周青若肯定会哭个昏天黑地,然后她爸爸就会来兴师问罪……
可周青若这回没哭,而是直接扑过来,把她扑在地上……
弯弯后来跟周青若说道:「当时妳扑过来的劲儿头,让我想起动物园的小母老虎。」
总之两人打了一架,然后握手言和,成了最好的朋友。
有时候,事态总是朝诡异的方向走。
后来过了二十多年,弯弯都没想明白,两个打成那样的女孩儿怎么就成好朋友了。
话题又偏了,拉回来继续说怕疼这事儿。
周青若怕疼的标准是有老爹的时候,扑在老爹怀里大哭,没老爹的时候她自己也有法儿,总之一句话,谁让她疼了,她的加倍找补回来。
而现在她就疼了,这种疼她经历过,上大学的时候,跟初恋的男友第一回就是这种疼,所以并不算很陌生,但也不是太熟悉。
因为当时疼的程度,远远赶不上现在。
当时她也不是被强迫的,而是自愿,主要想领略一下书里面说的那种飞升一般的极致乐趣。可乐趣没找着,倒是挨了一回疼。
那会儿她也真没客气,缓过劲来,一翻身把她男友骑在身下,能使唤上的都使唤上了,给她
男友一通狠抽,然后两人就掰了。
弯弯听说以后,足足笑了她大半年。
别看掰了,周青若一点儿没可惜,因为那男的让她疼了,这就是罪大恶极,足以千刀万剐的罪行,这是让她找补回来了,不然她见他一次打一次。
可那种让她暴揍初恋男友的疼,跟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现在真太他妈疼了,疼得周青若直抽抽。
而且,为什么是这种疼法儿?
她记得自己休了年假,一个人去云南旅游来着,然后车祸了,大巴冲出高速公路,直接摔到悬崖下头。
当时她还想来着,这种死法儿不得把她疼死,可还没来得及疼就没知觉了,现在怎么又疼了,难道她没死,缓过来了,缺胳膊少腿所以疼?
不对!缺胳膊少腿也没这种疼的,现在是那里疼,跟有个又粗又钝的棍子狠狠戳她一样,不止那儿疼,她胸也疼,腿儿也疼,浑身的肉皮子也疼……
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这么疼,不禁疼还冷,她能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寒意从背后钻进身体里,冻得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恢复了一些知觉,大约知道自己是站着的,即使干这种事,也绝不是在温暖柔软的床上。
她背后贴着的肯定是石头,不禁凉还坑坑洼洼的硌的她疼,肯定硌破皮了。
她想睁开眼,可眼皮真是有点儿重,费了半天力气终于睁开眼,却正对上一双冷漠狠厉的眸子。
这双眸子比她背后的石头还冷,嵌在一个男人身上,而这个男人冷漠的眼,冷漠的脸,即使他下面正在一下一下动着,又快又狠,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彷佛就是为了做那事而做。
而且这男人穿的整整齐齐,甚至他身上的斗篷都未卸下。
周青若能清楚看到斗篷上精致的镶边儿,而这男人头上却带着个古怪的金冠,真他妈的什么打扮。
周青若暗道,难不成自己跑横店来了,不过她没来得及琢磨,男人忽然把她抱起来,一转身放倒……
周青若凉的哼了一声,后知后觉得发现,这混蛋好像把她放在了石头桌子上,而刚才她靠着的地儿是石壁,一晃眼过去,周青若觉得这里像一个石头洞,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好容易把后背的石壁捂热乎了,这混蛋又把她挪到石头桌子上。
这混蛋真惹着她了,管他是谁,让老娘又疼又冷,你死定了。
周青若也不琢磨了,动了动胳膊,直接上去掐这混蛋的脖子。
可她刚构着,给这混蛋抬手扒拉下去,也令周青若领略到,两人的力量究竟有多悬殊,这混蛋轻轻一把拉,她的半截手臂都发麻。
周青若这个恨啊!牙都快恨碎了。
牙,对啊!就算手动不了,还他妈有牙呢!
念头至此,周青若想都没想,直接上嘴,极力撑起身子,一口咬在男的肩膀上。
这还得感谢这混蛋,大约嫌斗篷碍事,刚把她弄到石桌子上的时候,就把斗篷甩开了,才让周青若得逞,不然此时她就算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隔着斗篷也够呛。
真把周青若给恨坏了,她有多疼就咬的有多狠,那是一点儿都没留情,吃奶的力气都使唤出来,她的原则是,我疼了你也别想爽。
谁知这混蛋就爽了,给她咬了一口,反倒更来神儿,低吼一声,动作更快更重起来。
周青若给他顶的差点儿没疼晕过去。
她越疼,越咬住不撒嘴,她越咬,这混蛋越来劲儿……

中册第一章  皇叔假正经
想到狐狸精,文帝忍了两天的燥意就窜了上来,恨不能立马就把三娘拖在身下,那目光落在三娘身上都冒绿光。
一边儿的陈二喜瞧着万岁爷这样儿,又看了眼三娘,心说别管姿色如何,能让万岁爷一照面就想往炕上拽,这也是了不得的大本事了。
女人但能做到这一点儿,还愁拴不住汉子吗?
可一想到三娘那手段,陈二喜又不禁有些担心,可万岁爷喜欢啊!他也只能小心伺候着。反正里面的明烛也换了,今儿晚上估计没什么事儿。
想到此,陈二喜放了心。
三娘今儿的作战方略稍微变了一下,想先给文帝个甜枣迷惑住他,再找机会抽他几鞭子,所以,三娘今儿姿态做的绝对到位。
见了文帝,插手在前蹲身一福,三娘是觉得,自己的姿色虽距离佳人有点儿距离,可这身段儿好歹过的去吧!
以前的三娘竹竿儿似的瘦,自己这些日子又养又练的,竹竿依旧是竹竿,不过已经隐约有些向葫芦发展的雏形了。
立在灯影儿里,这么一福,怎么也有点儿袅娜的意思。
别的男人她是不知道,可精虫上脑的文帝,应该会喜欢吧!
其实三娘想的有的多,无论她穿什么衣裳,做什么姿态,这会儿在文帝眼里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他想的简单又直接,就是把她的衣裳扒了,按在炕上折腾。
不过这情趣儿,偶尔为之也不赖。
文帝上前一步扶起三娘,抓住她的小手就没松开,不禁没松开,手指顺着三娘的手心慢慢往上挠了两下,侧头凑到三娘耳边特无耻的道:「这身儿好看是好看,可朕还是觉得三娘不穿最好。」
三娘暗暗咬咬牙,恨不得抬腿踹死他。
就知道这家伙脑子里惦记不了别的,三娘想着这些的时候,已给文帝拖进了屋里,猴急的样儿跟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然后,三娘就发现自己失策了,预备了半天,就没想到这变态皇帝等不到进里屋。进了外屋,就把她按在炕上,嘶啦一声,三娘还没来得及挣扎呢!衣裳就给他撕成了两半。
本来镶金滚着毛边儿掩襟小袄,立马成了破布两条,三两下给文帝拽下来丢在地上,接着就来撩三娘的裙子,都顾不上解腰带了,直接推到腰上头,脱了裤子就顶了进来……
一边顶,还一边儿道:「这衣裳真真碍事儿,以后不必在外头迎朕,脱了衣裳在帐中候着朕,朕便最喜欢……」
一边说一边儿呼哧呼哧的,可见用了多大力气,三娘失了先机,一时落了下风,这个气就别提了。
可气也没用,变态皇帝就跟王八一样,咬住就不撒嘴,要想让他撒开,只能让他先爽一回。
这头一个回,合输了不算什么,还有后头呢!反正今儿早,折腾起来,谁胜谁负也不一定,笑到最后的才笑得最好。
想到此三,娘倒也不挣扎了,反而配合起来,不用文帝用力气,他想掰她的腿儿,她自己先张开,他想亲她的嘴儿,她热情十足的回应。
知道文帝口味重,三娘还特配合的叫了两嗓子,咬了他一口,手圈过去在他后背挠了好几道儿,绝对一个优质A级的床伴儿。
这几回过来,三娘也大致摸清了文帝的敏感带,就是他的耳朵脖子,变态皇帝喜欢人亲他脖子跟耳朵。
三娘就顺着他的爱好,在他耳朵边上吹气儿,哼哼唧唧。
一边哼唧一边儿亲,时不时还咬一口,咬的似疼非疼,勾得文帝低吼了一声,两只大手往下头一拖,直接抓住三娘肉呼呼的屁股,下死力的往身下送。
就算三娘极力配合,给他这般一弄,也弄的有些不舒服,偏偏这会儿还问她:「三娘,朕弄的舒不舒坦,刚还叫的那样欢实,怎么这会儿小嘴倒闭上了……」说着,话音一转又道:「小娘子,强盗大爷弄的可好,比妳家的汉子如何?」
文帝这一句说出来,就算三娘不舒服,也差点笑场,原来变态皇帝还没忘了这茬儿呢!
角色扮演这个游戏,他要是玩不腻正好,一会儿玩个更适合他的,让他彻底舒坦舒坦,只这会儿得由着他折腾,等他折腾爽了就轮到自己了。
这么给自己打着气,三娘颇配合的酝酿了一下情绪,眼里立马噙上了泪光,可怜兮兮的道:「奴家的汉子是个痨病鬼,走道儿都喘呢!哪里及得上强盗大爷勇猛,弄的人家一双腿儿直抖,恐日后落下病根儿,走不得路却该如何,强盗大爷需怜惜奴家,且饶了奴家这一回吧……」
声音又娇又软,噙着泪花的眸子,那两条细白的腿儿大大分开,给文帝入的两腿儿颤颤儿,一双小脚儿在他臂弯里绷得直直,声儿随着文帝的动作,断断续续,说不出可怜可爱。
跟往日三娘的泼劲儿相比,又是另一番滋味儿。
却一样,文帝都快忘了自己是皇上了,脑袋一蒙,直接进入了设定的角色。
呵呵笑了两声道:「小娘子这般惹人怜,大爷如何舍得丢下,今儿晚上伺候好了大爷,自有妳的好处。」
嘴里说着,下头更加顶弄的狠,三娘只好咬着牙配合,又怕这家伙折腾起来没完没了,三娘艰难万分的仰起头去亲他的脖子……
感觉他快到了极限,滑到他的颈肩处,张开嘴狠狠就是一口,疼得文帝闷哼一声,刺激的一泄如注……
忍不住闭上眼享受那极致过后的余韵。
想着怎么三娘就能让他这般舒服。
文帝自诩自己不是一个贪欲好女色的君王,他对女色一向不那么热衷。
他后宫里有位份封号的嫔妃都算上,也才不到二十人。
这些人里大都未得过宠,之所以不喜招幸这些出身名门世族的嫔妃,皆因他刚登基那几年吃足了外戚的苦头。
先皇是他的前车之鉴,所以外戚专权,从根儿上他就给掐断了。
不让那些有野心的有丁点儿可乘之机,他宁可幸那些无地位无出身的宫女,这样才不会留后患。
至于太后嘴里说的绵延子嗣,文帝自然也想过。
他的想法是,便有一百个皇子,若都是庸碌之辈,也白费了皇家米粮,倒不如少而精的好。
他目前有两个皇子,两个资质都不出挑。
大皇子的生母是个浣衣局的宫女,生大皇子的时候难产死了,二皇子是玉嫔所出,私自怀妊,诞下皇子,这无疑是踩了文帝的痛脚。
文帝自信后宫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可二皇子的出生,就好比玉嫔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更何况,当时他对不停絮叨先皇如何如何的武老头深恶痛绝。
他也不是没给过武老头机会,可那老头子非的找死,不成全他,自己枉为一国之君。
玉嫔在宫里偷生二皇子,瞒得那边儿紧,若无她爹插手帮忙,自己又怎么会一点儿不知。
这前朝后宫私下勾结,令文帝想起了当年太后一族,他如何能忍。
杀了武老头,赐死玉嫔,文帝就是想让满朝的文武大臣知道,自己最忌讳什么,不怕抄家灭族的,比照着武老头的样儿来,来一个他收拾一个。
可文帝对武家也没真赶尽杀绝,不然,也不会遗漏了一个武三娘。
文帝自己也知道,对武三娘已经有些过了,若她是寻常宫女还好,偏偏她是武家的女儿,这个身份令文帝永远不会把她招进宫,但这不妨碍自己宠幸她。
她的身份不妥,可她的身子真真蚀骨,尝过滋味之后,文帝无论如何舍不得丢下。至少现在丢不下。
这身子,这皮肉,这时而泼辣,时而妩媚的性子,都令文帝觉得新鲜无比。
尤其,现在的她,香汗在她腻白的身子上润了一层薄薄的光亮,就算贡上的羊脂白玉也没这般润泽。
头上的发髻早已散落,满头青丝垂落下来,拖在炕席之上,那一圈狐狸毛却错落在发间。
粉面鸦发,绿鬓红颜,文帝鬼使神差想起这两句来。
目光滑过她粉白的小脸儿,忽然发现便是姿色寻常些,可此时的三娘也称得上佳人了。
即便此时的她闭上了眼,身子瘫软在自己身下,可那股子媚意仍从她眉梢眼角倾泻而出,就跟酒窖里藏了上百年的陈酿一般,只闻闻都能醉人,醉的文帝有些移不开目光。
忽她睁开了眼,文帝有剎那惊艳,三娘这双眼生的实在好,乍一看如夜空的星子,仔细端详,却又如深山中重重的雾霭。
文帝有生第一次有了深究的,他想拨开那重重雾霭,看看后头到底藏着什么。
没等他深究呢!
三娘忽然抬起两条胳膊圈在他颈项上,两条腿也异常自然的夹住他的腰,自己还在她里面呢!她并没有退缩,反而往前贴的更紧了些,腰肢若有若无扭动了一下,文帝忍不住嗯了一声。
三娘在他耳边道:「刚万岁爷可是答应人家走不得路,就抱着我,皇上一言九鼎,若是耍赖,可要被天下人耻笑的。」
敢这么明目张胆撒娇的,三娘是头一个。
以往那些嫔妃别说撒娇,连机会都没有。
稍微有些心思露出来,文帝脸一沉,直接叉出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嫔妃宫女的,也没三娘这么大的胆儿,所以三娘也算歪打正着,谁知道文帝就好这样儿的。

下册第一章  翻天

三娘一听头都大了,都跑这么偏僻的地儿了,怎么还能遇上熟人,自己这身行头,骗那些兵还凑乎,可真要是福庆,门儿都没有。
那小子鬼精鬼精的,自己一露头,还不给他认出来啊!
虽说他是皇叔的人,以前对自己就挺不满,那天文帝又把他主子发落到什么慈云寺去念经,心里说不定多恨自己呢!
说不准就把自己给卖出去,自己还是躲躲的好。
可往哪儿躲真是个问题。
这一间屋子半个炕,没处躲没处藏的,三娘正在这儿找呢!
老道却转身出去了,他一出去,三娘急忙把门给关上了,门是关上了,却趴在门缝往外头看。
果见福庆从前面迈了进来,那张脸黑的,跟谁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
咱们前可都说了,福庆娶了老王家的二丫头春香,新婚之夜春香哭着把她姐的事儿说了,福庆疼媳妇儿,一口应下了给大姨子找婆家的事儿。
后来也巧,碰上赵府的管事,跟城门这边儿的苏家说成了亲。
这亲事说成,眼看要娶了,苏铁匠家的婆娘忽想起一件事来,这八字可还没合呢!
正巧苏家在关帝庙后墙根边儿,跟梁老道常有些往来,故此相熟,便求他给合八字。
这一合不想出事儿了,梁老道说这两人八字不合。
苏铁匠的婆娘,自己一咂摸,可不吗?
他家傻儿子属虎,王家的傻闺女属蛇,这蛇可是小龙,龙虎斗,这日子能过顺当了吗?还不得天天打啊!
这么想着,没等老道往下说,莫头回家来就跟苏铁匠商量退亲,横是不能为了娶媳妇儿搅的家宅不安。
这苏铁匠听了,唉声叹气了半天,也后悔这事儿应的急了,没等合八字就忙着过了礼,如今这人都要过门了,哪能退亲,王家也不能应啊!
再说,王家后头可是安亲王府,他们平民老百姓如何得罪的起。收拾自己一个小小的铁匠还不就是抬抬手的事儿。
两口子愁了半日,他婆娘一拍大腿道:「这也不是咱家不仁义,非不娶他家姑娘,这八字不合,也是没法儿的事儿,王家也得讲理啊!这样,咱不直接找王家,找中间的人说说。」
两口子商量着,就把赵府的管事找了出来。
那管事说成了这桩婚事,从福庆哪儿得了二两银子的好处,正在那儿美呢!
不想这苏家找他商量退亲,这如何使的,可听苏铁匠说八字不合,也难为不得人家,忙着跑去了福庆哪儿讨主意。
福庆一听,一蹦三尺高,气得脸红脖子粗道:「明儿就拜堂成亲了,今儿来退亲,做梦,别说八字不合就是九字不合,他苏家也的接着。」
福庆都气胡涂了。
管事缩着脖子好劝歹劝的说了半天,福庆恼上来恨道:「你说的关帝庙可是你赵府山墙后头那个,里面的老道姓梁,常给人瞧阴阳风水的?」
管事忙点头,福庆恨道:「人都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他倒好,专门干这没屁眼的事儿,我现在就去问问他,怎么就八字不合了,蛇跟老虎不都在山上活的好好,也没见谁就把谁弄死的,怎么就不合了……」
那管事心想:这位可真是气胡涂了。
俗话说这龙虎斗,人老道说的没错儿的,却不敢跟他再说什么,这位眼珠子都红了,给福庆扯着直往这边关帝庙来。
进了大门,福庆更来气了。
心说就这么个屁大点儿的小庙,连香火都没有,老道有什么大本事,说会批八字,瞧阴阳风水,说不定就是个骗子。
这么想着,福庆进来就嚷嚷开了,还怕人家不知道他是谁,直接报了字号:「老道,梁老道,你福庆大爷来了……」
一边儿嚷嚷着,一边儿窜进了里面来。
一见着梁老道,伸手就抓住了老道的脖领子道:「你这老道好歹也是个出家人,怎么不思慈悲为怀,却要坏人家的姻缘,你就不怕关老爷半夜活过来,一刀把你活劈了吗?」
三娘听得真真儿,忍不住捂着嘴笑了一声。
这福庆在外头倒真是耀武扬威,架势十足,不过这谁家的婚事,值得他这般横眉立目的出头,莫不是他自己的。
刚这么想,梁老道却开口了:「施主说的可是苏家的那桩姻缘?」
福庆瞪了他一眼:「除了苏家,你今儿还给谁家合过八字不成。」

梁老道倒是笑了,福庆都恨不得抽他。
都这时候亏他还笑得出来。
刚才自己媳妇儿是没在家,没听着退亲的话,要是听了,还不知怎么急呢!
他媳妇儿一急一哭,还不得把自己心疼死,都是这老道使的坏,还笑。
心里来气,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对着老道的胡子就下手了,揪起来好几根儿,把老道给疼得:「施主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白等让他揪下来两根儿,略消了些气,才放开老道,老道捂着胡子原地转了一圈,才缓过来道:「苏家的女施主脾性急了些,未等老道说完就去了,老道后头还有话呢!虽属相上有些反小相,倒是时辰生的好,苏家的小子是金命,王家的姑娘是土命,土生金,命中当得贵子,乃是一桩大好的姻缘。」
福庆听了,这口气才算松下来,拉扯着老道往外走:「这些话你当着苏铁匠两口子再说一遍,若坏了我大姨子的婚姻,福大爷拔光了你的胡子不算,还把你的庙点了。」
一行人拉扯着去了,三娘这才把门打开,搧了搧鼻子,回头嫌弃的看着刘全问他:「你到底几天没洗澡?」
刘全一张脸通红,只不过,再红三娘也瞧不出,黑的跟碳似的,都看不出本色了,能瞧出什么来。
刘全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什么来,三娘挥挥手:「行了,一会儿我让人道童烧一锅水,你好好洗洗,省得熏人。」
刘全忙摆手:「不……不用麻烦了。」
三娘眼睛一蹬:「你要是不洗也成,晚上睡屋外头去。」刘全只好小声应了。
说话儿包子就蒸好了。
白菜豆腐馅儿的。
三娘吃了一个,也不知是自己饿了,还是庙里的东西沾了神气,真好吃。
比肉的都香,个儿也大,三娘吃了四个就饱了。
她吃饱了,刘全的澡也洗完了,算不上帅哥,生得也算顺眼,有股子读书人的文气劲儿。
三娘也就瞧了他一眼,便没兴趣了,吃饱了,进屋躺炕上就睡了。
这一觉睡到了天黑,三娘一激灵坐了起来。
屋里黑漆漆连灯都没点儿,也没见刘全。
忽听外头传来喧闹声。
三娘摸着黑下了地,拉开门往外头瞧了瞧,前面大殿外灯火通明的,听着声儿,像是白天那些搜城的兵。
三娘这颗心突然一下就提到嗓子眼儿了,心想:怎么又回来了,莫不是自己露了行迹。
这么想着,忽听见外头嚷嚷了一句:「不是我们要为难出家人,上头说了叫花子也不能放过,老道让你俩童子打水来,这些叫花子挨个把脸洗了,让我们瞧清楚模样儿,比对过后,不是上头要寻的人,我们今儿才能交差。」
三娘听到这儿,心里暗骂,不知谁出的这馊主意,连要饭花子都不放过。
自己在这儿要是给揪出去,能好儿吗?死变态还不扒了她的皮。
想到此,闪身出去溜着墙边儿往里走,可院子总共就这么大,往里能去哪儿?
这不活活急死她吗?
一抬眼映着月光瞧见侧面的墙头。
这庙里的墙头本来就不高,这儿上头也不知怎么弄的,还短了一截,三娘估量了一下高度,心想:得了,上吧!哪还有别的路呢!
想到此,往后退了几步,伸了伸胳膊腿儿,权当准备动作了,助跑,上翻,真给她翻上了墙头,刚上了墙头,就听见院子来了人。
三娘也不想下头有什么了,撒手闭眼,就跳下去了,这一跳下去,却没觉着疼,彷佛有人接住了她,三娘没及看清是谁呢!就听一声傻笑过后,嘟囔了一句:「我媳妇儿回来了,走,跟我回家。」
三娘还没反应过来,就给这人抱着跑了。
也没跑多远,就进了前面一个小院后进了屋,进了屋这人才把自己放下,放到了炕上,然后,这人又傻笑起来,一边儿傻笑一边儿嘟囔:「媳妇儿妳回来了?」
三娘愣了,心说这人倒是谁啊?怎么听着像个傻子。
要真是个傻子倒好唬弄,想到此,三娘应了一声:「嗯,回来了,你先把灯点了,这屋儿黑,我瞧不见。」
傻子嗯了一声,寻火石把灯点亮,这一亮,三娘倒是看清楚了。
自己坐的不是炕,是喜床,四周挂着红通通的帐子,大红喜字还贴在窗户上,这是要娶媳妇儿啊!
三娘抬头瞧见了立在一边儿嘿嘿笑着的傻子,长得浓眉大眼,不是咧着嘴傻笑,真不像个傻子。
三娘问他:「你叫什么?」
「大……大宝。」傻子也不算太傻,还知道答应。
三娘点点头:「你怎么跑庙墙哪儿去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2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3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5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6-6-11 16:38:3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金币
21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82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2-1 11:49: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下 谢谢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2-3 02:54:0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21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152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62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9-1-10 15:08:3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这个是桂仁的还是欣欣向荣的啊。。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