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5/01/30出版】《姊儿的心计01》作者:郁雨竹

查看: 8|回复: 8

[言情预告] 【2015/01/30出版】《姊儿的心计01》作者:郁雨竹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93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615889 枚
威望
6637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105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047 点
帖子
11144
精华
124

荣誉会员勋章 优秀版主勋章 书香宝贝勋章 书香爱好者勋章 活动之星勋章 书香支持者 叱咤风云勋章 优秀会员勋章 活跃分子勋章 风雨同舟勋章 贡献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富翁勋章 发帖达人勋章 鲜花大使勋章 出勤勋章 言情勋章 特殊贡献奖励勋章 虫虫 有求必应勋章 预告大师勋章 发书达人勋章 十周年

鲜花(2351) 鸡蛋(2)
发表于 2015-1-26 18:57:56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金币充值赞助| 赞助成为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系列名:文创风
ISBN13:9789863284086
作者:郁雨竹
装订/页数:平装/344页
规格(高/宽):21*14.8cm
出版社: 狗屋
出版日:2015/01/30


简介
本   书   特   色
全文风格轻巧讨喜,笑里藏情。
情节丰富,妙趣横生,
文笔逗趣轻松,人物温馨可爱。

内   容   简   介
未婚夫能吃吗?
她饿得只看得见他手上的白馒头,
吃饱可比嫁人还要紧呐!

初到陌生环境的魏清莛和弟弟被关在一个废弃小院里谋生存,
有人“穿”过来立刻身分加级大富贵,
她却“穿”得好心酸,瞧瞧她的身家背景──
曾为三朝元老的外祖父突然被定以谋反罪,
太子自尽,皇后被禁,她两个舅舅被流放,生死未卜,
而母亲也在这时候病倒身亡了……
爹不疼,爷姥不爱就算了,姨娘还落井下石,
饿得不行,给的饭菜还有毒,
幸好偷偷摸摸溜进来一个少年,硬说他是自己未来的老公,
跟她约好长大后要退亲,还塞给她几个馒头,
她啃着馒头,懒得理他,哪有工夫去想长大的事,
眼前这么多人想害她,她肯定要带着弟弟活得更好才行……

试阅
第一章 初来

魏清莛觉得脑袋有些疼,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心中不爽,皱皱眉,就“谑”地睁开眼睛。
乍然看到一个少年立在床前,魏清莛吓了一跳,眨眨眼睛,疑惑地看向他。
少年咧嘴一笑,却又马上收起来,疑惑地问道:“妳怎么躺在床上不动?妳弟弟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说着用下巴比了比魏清莛那边。
魏清莛僵硬地转头看向床的里面,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就躺在她身边,可能是看到姊姊看他,小男孩有些委屈,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魏清莛。
魏清莛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只愣愣地看着这个三岁的孩子。
小男孩更加委屈了,眼泪溢满眼睛,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
魏清莛心下不自觉得一软,举手就要摸他的头,却惊诧地瞪着眼前自己“小而白皙”的手,顿时说不出话来。
少年并没有留意,以为她是伤心,正要安慰她,就听到外面打响了坊钟,眉头一皱,这是坊市就要关闭了,虽然作为平南王府的人不必在意,可是母亲却从不允许他在坊市关闭之后还在外面,他为了找秋冷院,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了。
少年只好长话短说。
“喂,我是任武昀,妳放心好了,回头我就和母亲说让她来接妳去我家住,这样妳就不用担心再被人欺负了。”说着,他冷哼一声,扭头冷眼看着魏府正中间的方向。“妳是我未来的媳妇,他们要欺负妳还要再掂量掂量……”
魏清莛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扭过头来看他。
“……我就要去北地了,少则一两年,多则四、五年,我一定回来,妳先忍着他们,等我回来再收拾他们,喜哥儿说这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魏清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她顿时有些悲凉,这浑身无力的感觉都多少年没有过了?
任武昀低头叹了一口气,转身倒了一碗水给她,魏清莛感激地冲他一笑,有些急切地就着那少年的手喝水,一点也不介意这冰凉的水。
任武昀满脸怒容,恨恨地道:“魏家也欺人太甚,哪里像耕读世家?连市井小人都比不上,怪不得大哥骂魏志扬龌龊,我看整个魏家就没有好人……”
魏清莛脑袋生疼,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任武昀却自知失语,眼角偷偷地打量她的神色,见她没有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当然这不包括妳和妳弟弟了。”
任武昀一向是霸王似的人物,就是被母亲抓到他在大哥、大嫂的房间里画春宫图也没有这么不自在过,他是怜惜他们刚刚丧母,却被家族放逐到这个地方来。
魏清莛觉得好受些了,这才抬头看任武昀,身侧的小男孩拉拉她的衣袖,满眼渴望地看着碗,魏清莛连忙喂他喝水。
任武昀却急着回去,从怀里掏出四、五个馒头,一股脑儿地塞给魏清莛。“我要回去了,我来过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婚事也只任家和王家知道而已,妳别告诉魏家的人,我也知道妳不喜欢武将,我也不喜欢妳这样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所以妳也不要太担心,只要等我回来退亲就好了。”
魏清莛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只凶狠地盯着这四、五个馒头。
任武昀见她低头不语,自行理解为魏清莛对他的提议很满意,心中一喜,她也答应了,喜哥儿也觉得没问题,那就只剩下说服母亲了!
任武昀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剩下两姊弟眼巴巴地看着馒头。
魏清莛吞了下口水,决定还是先爱幼,拿过一个馒头掰开细细地喂小男孩……魏清莛将另两个馒头藏起来,躺倒在床上,她这是死了又活了?头一阵一阵地抽痛,一片片记忆在脑海中慢慢展开……

与此同时,在北城支道上,窦容打马拦在任武昀面前,任武昀急忙拉住马,疑惑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窦容虽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孙,却很少用特权在外逗留的。
“皇上下了密诏,着令我们即刻出京!”
任武昀怀疑地看向他。“就算是密诏,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又怎么没收到?”
窦容斜视了他一眼。“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平南王府的人就在找你了,睿说你们下午的时候还在一起,我还没问你,你这大晚上跑去哪儿了?”
任武昀有些心虚,订亲的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和喜哥儿说,却不想窦容知道,窦容一向得理不饶人,要是知道了,以后两个人吵架,窦容肯定用这个挖苦他!
窦容嘴角微不可见地翘起,继而板着脸道:“快走吧,大家都在永定门等你呢。”说着打马跑在前面。
任武昀“哦”了一声,反应过来,追上他。“随行的名单里并没有你,怎么你也要去?”
窦容鄙视地看向他。“要是没有我这个智多星,就凭你们,恐怕一出永定门就没了。”
任武昀冷哼一声。“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窦容笑笑,并没有反驳,快马往永定门而去。
有上来拦住的人,只要报镇国公府的名号,他们就纷纷让开。
四皇子带着兜帽,穿着和随行侍卫一样的衣服躲在暗影里,见两人打马前来,就笑问。“你们怎么就碰在一起了?阿容还是这么厉害,我派出去的人都没有找到他。”
“睿竟会不知道?”窦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王妃从不允许武昀在关坊市之后还停留在外面,所以只要守在回平南王府的那条街上就是了。”
四皇子一本正经地点头。“阿容果真是料事如神,从前门大街到平南王府共有三条大路,其中还不算后面的小岔路,你守的那条,小舅舅刚好就从那里经过。”
不是说很急吗?怎么还有闲情在这里扯这些有的没的?任武昀眉头一皱,下马接过侍卫递过来的衣服,当下就套在身上。
城门关了重新开,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圣旨是昨天才下的,按理他们最少也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这样匆忙地离开,就是最大条的任武昀也觉得事情不对,随行的十五个侍卫都冷着脸,警惕地将四皇子围在中间。
窦容眉头一皱,给任武昀使了一个眼色,任武昀打马上前和四皇子换位置。
四皇子抿紧了嘴唇。
“小四!”任武昀不赞同地喊了一声。私下里任武昀叫他的小名喜哥儿,在人前,任武昀却随母亲叫他小四,窦容等人虽和他交好,却喜欢叫他的名字睿。
四皇子无奈地打马到任武昀的位置上。
窦容一眼扫过队伍,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了,这才往城门口而去。
值班的御林军统领眼角扫过被保护在中间的人,因为黑暗,又戴着兜帽,他看不清那人的脸,今天是陛下特意吩咐他来的,他只检查了一下权杖,对出去的人并不做检查,为免夜长梦多,御林军统领很快就放他们出去了。
一直出了二十几里的路,大家这才慢下来,任武昀神情微松,随行的侍卫戒备的看着周边。
任武昀哀呼一声,叫道:“我忘了回去找母亲了!”
窦容嗤笑道:“老王妃早就知道了,用得了你回去告诉她?你还是想着到地方后怎么写信回来告罪吧!”
“我回去才不是和母亲辞别呢,我是有要紧事。”
“什么要紧事?”
任武昀闭嘴不语,打马到四皇子的身边,低声道:“他们姊弟的日子过得很不好,我想让母亲接他们去平南王府。”
王家为了保住太子一系及平南王府一力承担“造反”之事,如今王氏又死了,魏家为了撇清关系,将魏清莛姊弟关在秋冷院中,以后日子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现在正是敏感时候,平南王府更是在风口浪尖,不说外祖母同不同意,魏家就不可能答应。念头一闪而过,四皇子已经开口道:“你临走时没有去和外祖母辞别已经是大不孝了,现在写信回去就巴巴的说这件事,外祖母定会怪你,却会将罪过按在他们姊弟的头上,你这样岂不是害了他们?”
任武昀噘嘴。“母亲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呢!”
四皇子微微一笑。“要是魏姑娘不是姑娘,外祖母一定不怪,偏偏她又是那样的身分,婆婆和媳妇即使平时再好,合在一起也是有矛盾的!”
任武昀努力的想大嫂和二嫂和母亲在一起的场景,大嫂能干守礼,二嫂温婉,母亲也不是坏人,可有时候她们之间的气氛的确有些怪怪的。
任武昀垮下肩膀,丧气道:“那你说怎么办?”
“等到了地方你再写信回来,先请罪,问过外祖母、大舅舅、二舅舅他们,在信的末尾再写上一句请他们多加照顾他们姊弟就是了。”
窦容一直支着耳朵听,他们一直姊弟姊弟的说着,却不知是哪家的姊弟,窦容眼睛转了转,难道?
他打量了一下任武昀的神色,不可能啊,要说睿情窦初开他还信,任武昀?再等上七、八年,要是没有人提示他,说不定他还不开窍呢!
任武昀不知道,四皇子的“好主意”却让任家的人以为任武昀开窍了,对这门亲事很满意。毕竟这主可是万事不理,现在竟然会往家里写信,甚至提及魏家姊弟。
任家纵然有心,为了不打草惊蛇,也只是委婉地通过魏清莛的外祖家王家打听两姊弟的消息,王家的人并没有见过两姊弟,只是他们觉得两人日子纵然过得差些,也不过在日常生活上被苛刻一些罢了,王家一向奉行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平时没苦吃的时候都要去创造苦,比如减少弟子的用度,然后将人赶出去游学……
魏家姊弟也被纳入王家子弟行列,王家的人并不认为这些苦是什么苦,要说苦,难道生活在后院有人伺候不缺吃穿的两姊弟会比王公的孙子、孙女还苦吗?所以魏家姊弟的境况竟是无一人知道了。
这也是后来魏清莛对王家本家那边态度淡淡的原因。

此时,魏清莛正眼神复杂的看着秋冷院外面的魏家,会想起今生前世,觉得自己无比的好运,在没死之前的前世,姑且算是前世吧,她比弟弟早出生了十五分钟,因为这点,老爸、老妈一直觉得弟弟是她指引来的,虽然不能做到和弟弟一样被疼爱,却比上面的四个姊姊得到更多的关注,加上最小的姊姊也比她大了六岁,她在家里一直是被照顾的对象。
老爸还将祖传的打猎手艺传给她(没办法,新时代下老爸的思想也先进了,觉得打猎没前途,打算供老魏家的独子上大学),直到她在大东北的林子里混到了十岁,弟弟学了新思想,拿着课本对老爸吼道:“不让姊姊上学是违法的!”
老爸才笑呵呵地送她去上学,她上一年级,弟弟上四年级。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魏清莛硬是顶着重重异样的眼光,从小学上到了大学,毕业出来已经高龄二十六岁了,她只能在已经工作四年的弟弟的帮助下找了一份不上不下的工作,可是好运一向喜欢光顾她,辛苦了半年,在拿到年终奖,兴奋之下第一次冲去买彩票,没想到还中了大奖!
她傻乎乎地捧着***,决定要扬眉吐气一回,连行李都懒得收,魏清莛就冒着大雪往回赶,在路过积雪的山脚下时,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巨响,魏清莛脸色一白,脑袋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她应该先花钱再回来的,那样就是死了,好歹也赚了一些了。
雪将她掩埋了,她以为自己死了,可是她感觉到了饥饿和头疼,听说死人是没知觉的……
魏清莛叹了一口气,这个身体和她有着一样的名字──莛,是草的茎,前世,她为拥有这个名字而高兴,因为四个姊姊的名字是招娣、来娣、送娣、有娣。
可是现在她只是为这个小女孩心疼。
这个家庭比她前世不知富裕多少倍,好歹她是官四代吧,往上追溯,魏家也有做官的人,可,魏清莛四处打量,除了一屋子的家具,她真心觉得,还不如她前世那贫穷的家呢。虽然老爸、老妈严重重男轻女,但对几个女儿还是很不错的,平时虽然干活累点,但只要有好吃的,弟弟选完之后,剩下的一定全都是姊妹五个分了,所以魏清莛对前世的父母从没有怨恨,只有心疼。
可这个身体呢?不知她对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感觉?魏家在京城的确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可却娶了琅琊王氏,王氏的父亲也就是魏清莛的外祖父,被先帝尊为先生,世人尊呼王公。
王氏嫁到魏家三年无所出,魏志扬纳了他表妹吴氏为贵妾,王氏却在吴氏怀孕四个月后怀了魏清莛,两人先后生下庶长女和嫡长女,庶长女取名魏清芍,不到一年后,吴氏生下庶长子魏青竹,而王氏直到魏清莛四岁的时候才生下嫡长子魏青桐,但他生下后不久,却突发高烧变成了傻子。
魏清莛还只有七岁,王氏平时虽教她一些管家的事,可对外面的事却知道的不多,在她的记忆中王家好像突然出事,外祖和外祖母都死了,王氏好像一夜间就老了十岁,再下来就是吴氏被提为平妻,而王氏的病情愈重,魏清莛不知为什么就和弟弟被发配到这个小院子里来了。
乍然受到刺激,她的记忆并不完全,只能捕获到一些重要的片段,将那些情节大概连结起来。而她之所以可以“趁虚而入”,却是因为地上那些狼藉的食物──
魏青桐受了惊吓,放到床上后就蜷在一处睡着了,傍晚,仆妇送来饭食,魏清莛见弟弟睡得香,就划拉了一些先吃,谁知道本尊却被毒死了,在死之前这个七岁的小女孩顾念着弟弟,将所有的食物都泼到了地上,而在现代被雪崩埋死的魏清莛就趁虚而入了!
魏青桐睁着大大地黑眼睛,见姊姊叹了一口气,也学着长叹一声。
魏清莛好笑地摸着他的头。“现在就剩下我们俩相依为命了。”魏清莛对这个身体和魏青桐有些歉疚。
魏青桐笑嘻嘻地去抓姊姊的手,口齿不清不清地喊了一声“姊姊”。
魏清莛心微软,到院子里打了一些水,已经入秋,夜晚有些冷,她也不敢用冷水给魏青桐洗澡,只略略给两人擦了一下手脚,收拾好地上的狼藉,就抱着弟弟睡过去了。
想着今天的事,魏清莛实在是累极,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梦中,她清晰地看到自己躲在帐幔后面,丫鬟、仆妇们的注意力都在前面,没有人发现她,她看着祖父和父亲拦在母亲前面,祖父大义凛然地看着母亲,父亲歉意地看了一眼母亲,低声劝她。“三娘,妳也别太担心了,我这就出去打听消息,妳先到后堂休息好不好?”
母亲嘲讽地看着父亲,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我的父母薨逝,你们第一时间不是送我回去奔丧,而是去打听消息,这就是你们魏家从书中学到的行事规矩?”
祖父和父亲顿时胀红了脸。
母亲目光炯炯的看着底下围着的仆妇,高扬着头道:“给我备车,我要带姑娘、少爷去见我父母!”
仆妇们偷眼看向祖母和父亲,还是在母亲的注视下出去准备车了。
魏清莛是知道的,母亲虽然不得父亲的宠爱,在家中却很有地位,不只是因为王家的权势地位,更因为母亲幼承庭训,打小就在外祖父和外祖母跟前,母亲一嫁入魏家就接过了魏家的中馈,十年来,母亲在魏家的威望不低。
祖父脸上青白交加,出去的仆妇里面有好几个是魏家的家生子,母亲强势地带着她和弟弟回了外祖家。
魏清莛隐约听到祖父回头问父亲──“这是魏家,还是王家?”

魏清莛从梦中惊醒,扭头看几乎扒在她身上的魏青桐,暗叹一声。
见外面天色大亮就小心地移开他,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295 天

[LV.8]以坛为家I

金币
740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4238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1-13 19:43:21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一忧一喜皆心火,一荣一枯皆眼尘,静心看透炎凉事,千古不做梦里人。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6823 枚
威望
6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8
精华
0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7-6-14 21:52:11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作者大人,谢谢楼主分享 .还没完结的吗???
鲜花(3)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64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6-15 16:14: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呵呵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85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金币
7874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7390
精华
0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18-3-19 20:48:3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2)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14 天

[LV.6]常住居民II

金币
312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323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5-17 17:04:1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签到天数: 58 天

[LV.5]常住居民I

金币
22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66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10-16 14:21:4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0Rank: 10Rank: 10

签到天数: 102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6823 枚
威望
6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8
精华
0
鲜花(3)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8 18:02:35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大人,没有看到下载附件的?????
鲜花(3)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545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94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480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9-3-13 21:54: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附件呢?不能下载啊
丹    丹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